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六章 死海幻日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五章 九幽将军

胖子说:“你要不想活了,我给你这金牙掰走,往后我想你了,时不时拿出来把玩一番。

”胖子说:“要完你自己完去,我可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胖子环顾四周:“放眼望去全是沙漠,哪儿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风沙?”起初的路还好,沙漠边缘长了很多灌木,甚至可以见到放羊的,但是到了人迹不至的沙漠深处,空气中没有一丝风,冒火的太阳悬在天上,沙子碰到皮肤,都会烫出一个坑,天黑之后又能把人冻死,途中经过的全是苦水海子,无从补给,即使口唇干裂,也舍不得多喝一口水,明晃晃的炙热很难抵挡,遇上沙尘暴也不好受,不知吃了多少沙子,破吉普车颠簸摇晃,一会儿一陷,走走停停,凑合到大沙坂,吉普车冒出黑烟,在一个沙丘下趴了窝。

胖子说:“你坐下不动,屁股还不得烤熟了?”大金牙说:“反正我也快完了,你让我再往前走,还不如让风沙埋了我……”我说:“我们已经在途中耽搁了几天,你不怕别的盗墓贼抢先一步找到地宫?”雪梨杨:“世上并没有陆吾、彭祸之类的神怪,这相当于一个诅咒,或者一种震慑,任何接近宝藏的人,都会死于非命。

”搬山道人乃先圣之后,祖先居住于扎格拉玛神山,世代供奉明月珠,年头可比西域三十六国久远得多,大约在两千年前迁入中原,明月珠也在这一过程中被人夺去,又几经辗转,由商贾传入西夏。

传说此珠可与天上的明月争辉,故称明月珠,实则是一颗罕见的宝石,类似于佛经中提及的摩尼宝石之祖,蕴含巨大能量,可以“照破一切无明之众,灭尽一切无明之暗”,究竟有何奥妙,我也说不上来。

各地盗墓贼闻风而动,目标多半是西夏地宫中的明月珠。

如果没人找得到古墓,雪梨杨也不会动这个念头,可大金牙将照片传了出去,搬山道人祖先世代供奉的圣物,说不定会落入盗墓贼之手,所以我们必须走这一趟。

我说:“好歹也是条沟,进去躲一躲,歇歇脚,等太阳往西落一落再走。

”众人各抒己见,有的胡猜乱讲,有的据理分析,均不得要领。

可也达成一个共识,西夏金书上最后的图案,必定十分紧要!我用火柴烧掉照片,又将西夏金书装进雪梨杨的背包。

雪梨杨和大金牙去找进沙漠的骆驼,我和胖子留下看背包,以免让人偷了东西。

我见时辰尚早,靠在长椅上打了个盹儿,梦到陆吾与彭祸二怪幻化而出,我们拼命逃亡,山洞突然倒转,雪梨杨坠入深渊,我心中焦急万分,却一动也不能动,一瞬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以及绝望带来的恐怖,挣扎中一惊而醒,出了一身的冷汗。

抬头一看,胖子正趴在背包上睡得昏天暗地。

我明知是梦,可还是止不住的后怕,隐隐觉得征兆不好,心中打定一个主意:“此行凶多吉少,不过开弓已无回头箭,如果雪梨杨遭遇凶险,我宁可粉身碎骨,也要让她平安无事!”在没有骆驼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是沙漠越野车,可是地处偏远,车也不好找。

我们再次出去,通过一个羊皮贩子的指点,找到一辆四轮驱动的军用吉普,那是部队淘汰下来的,卖给了地方,勉强可以开。

四个人尽量轻装,只带了风镜围巾、金刚伞、黑驴蹄子、飞虎爪、狼眼手电筒,压缩干粮,手持照明信号火炬。

金刚伞和飞虎爪仍由雪梨杨使用,我和胖子一人一柄工兵铲,各穿水火衣鼠皮袄,车上多装水和燃料,又塞了几大包风干肉。

向导同样不好找,九九藏书过去在靖边堡有不少打黄羊的,后来水源消失,黄羊也绝迹了,大部分人到过沙漠边缘,但很少有人往深处走过。

我将羊皮贩子带到一旁,给他塞了两包烟,问他:“靖边堡的人以前用什么打黄羊?据我所知,民间常见的鸟铳射程太近,黄羊跑得飞快,鸟铳或砂枪可打不了。

”羊皮贩子说靖边堡出刀匪、马匪,刀匪使刀,习惯独来独往,马匪使枪,大多成群结队。

以往那个年头,一天一换旗,土匪乱军过后,留下的枪太多了,驼队也带枪。

打黄羊都是用马匪留下的步枪,单发的连发的,什么枪都有,如今可没地方找了。

幻日奇观持续了不到十分钟,日晕收拢,明晃晃的日头变成了一个鸡蛋黄,正是强沙尘暴到来的前兆。

毛乌素沙漠不同其余几大沙漠,一千年前水草丰美,后来受到流沙侵蚀,若干风沙带连成了一片,沙漠越来越大,至今总面积已超过四万平方公里,边缘有固定及半固定沙地,还有荒漠草原地貌,深处凹地沙层松散,受到风力作用,形成了易动流沙。

我们位于风沙带上,流动沙丘密集成片,遇上大风沙,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我们不该为了争取时间,在靖边堡找了辆破吉普车,贸然进入沙漠,又赶上这一场大风沙,逃去坎儿沟西夏贵族墓葬群,虽然可以躲避风沙,但在正常情况下,至少要走上整整两天,与往南走出沙漠路程相当,现在这种情况,说不定没到地方已经让风沙埋了!大金牙说:“老天爷是不是觉得我大金牙死得不够快,让三个太阳来晒我?”大金牙二目发直,绝望地说:“胖爷,咱们完了!”经过持续百余年的盗掘,1400座西夏贵族墓葬几乎都被掏空了,由于墓葬群非常密集,埋得层层叠叠,盗墓贼将各个墓室打通,盗洞四通八达。

几处墓室中可以见到尸骨,有的是墓主,有的是盗墓者。

有些是盗墓的见财起意,自相残杀而亡,也不乏做贼心虚,自己把自己吓死的。

我心说:“你完全是一厢情愿的念头,河道受流沙侵蚀,已经消失了几百年。

风动沙移,没有固定的形势。

何况我那两下子,不在二五眼之上,也不在二五眼之下,正在二五眼上,我的小姑奶奶,我上哪儿给你找去?”西夏墓葬与中原墓葬的显著区别,在于西夏墓室顶部有一小洞,自上而下,悬挂一盏长明灯,封墓之前点上长明灯,再以七层墓砖封死,长明灯耗尽墓中氧气,形成真空,使壁画保存极好。

胖子说:“大金牙,听人说你的舌头可以锯断铁条,还真他妈好使!”要按大金牙说的,二怪乃陆吾与彭祸,守护不该为世人所知的秘密与宝藏,那还可以想象,但没有任何指示,怎么看也不是地图。

大金牙四仰八叉躺下:“胡爷,我不行了,又渴又累,真儿真儿的走不动了!”大金牙恍然道:“原来胡爷是这么个意思!非奇思妙想,不能有此!大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势!我胸中又涌出二字感叹……牛掰!”一行人只好掉过头往回走,运气好的话,兴许真能回到坎儿沟西夏贵族墓葬群躲避风沙。

走了没几步,胖子又不走了,直勾勾往天上看。

我说:“你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非要等到刮起大风沙,两条腿才拉得开栓?不快走还往天上看什么?”大金牙说:“舌头好使,当不了腿儿啊,还不是得一步一步走过去。

”大金牙晒得口唇干裂,嗓子冒烟出火:“我活不成了,快晒成楼兰姑娘了!”我说:“幻日我没见过,但日晕而风,只怕会有一场大风沙,必须找个地方躲一躲!”我正想得出神,出去找骆驼的雪梨杨已经回来了。

进入茫茫沙漠,光凭两条腿不成,沙漠之中跋涉艰难,寸草不生,又容易迷失方向,称得上死亡之海。

在诸多牲口中,唯有骆驼适合长距离穿越沙漠,骆驼身上有驼峰,能够忍饥耐渴,可以在大漠之中跋涉十来天不吃不喝,扁平蹄子下又有厚厚的肉垫,不易陷入流沙,平稳如山,奔跑如风,而且比较驯服,拥有很强的识途能力,加之骆驼高大,一峰骆驼可以负重一百八十公斤左右,行走于死海狂沙之上,没有比骆驼更好的牲口了。

如果能找来一队骆驼,以及经验丰富的向导,穿越流沙的危险才会降到最低。

不过峁子下一峰骆驼也没有,近几十年来,沙漠边缘有了公路,穿行大漠的驼队已经不复存在了。

雪梨杨说:“那是幻日,因光雾折射,天空同时出现了三个太阳。

”大金牙说:“歇一会儿是一会儿,往前走不也是这么热?”

1

我心说是该撤了,可抬头一看方位,我也觉得吃惊,在天空出现了一种半透明的薄云,当中有三个日头,同时发出眩目的光晕,传说上古之时,九日并出,草木皆枯,那可当不得真,谁不知道“天无二日”?雪梨杨说:“我们带的水粮有限,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接下来的两三天之内,如果仍找不到水源,那就必须往南走了。

”我说:“西夏金书既是地图,是不是应该有个位置?”在一条墓道拐角,有两个盗墓贼,死了几十年了,旁边有一个身穿红袍的干尸,带了佩剑和神臂弓。

可能这两个盗墓的,用绳子从棺中拽出干尸,掏取明器之时,遭了其余盗墓贼的黑手。

雪梨杨掏出第一张照片,铁铸绘卷顶部是一个神怪,样貌狰狞,人面虎爪,有九头九尾,目如铜铃,前脚着地,九尾凌空,呈现奔腾追逐之状。

第二张照片是铁铸绘卷的底部图案,鳞身九首,蜿蜒潜行,与陆吾遥相呼应,虽是人面,却仍生着一双蛇眼,贪婪而又凶残。

我说:“近处没有,躲进坎儿沟才避得过,趁风沙还没到,快走!”我同意雪梨杨的话,1400多座壁画砖墓,实在看不过来,各人歇了一阵子,出了壁画砖墓,又从坎儿沟往西走,天黑下来,云阴月暗,无法前行,原地挖了条沙沟过夜。

大金牙说:“恕我愚昧,我真瞧不出来这是地图?”大金牙说:“胖爷刀子嘴,菩萨心,你话是这么说,危难之际显身手,又比谁都仗义。

”我让大金牙赶紧起来,不是装死的时候,风沙一来,真给你活埋了。

雪梨杨对我说:“再不掉头,情况会很危险,应该尽快返回大沙坂,在吉普车处补水,前往西南方的沙漠公路。

”第二日一早,继续前行。

持续走了两天,举目四望,起伏的沙丘绵延无际,漫漫黄沙,苍凉雄奇,却始终没有发现河流,我想连我们都找不到,旁人又有什么高招?众人见了这等情形,均已死心,准备往南走出沙漠。

雪梨杨说:“两张照片中的意思很简单——西夏古墓之中,有神怪镇守的宝藏。

”大金牙:“当时胶卷不够,只拍了三张,难道这第四张照片里头还有秘密?”大金牙吃了一惊:“使不得!给哥们儿留一囫囵尸首成不成?”墓门前有照壁,浮雕武将、托梁兽,上方彩绘星云纹阙门,各类仙灵异兽,气势森严。

墓砖壁画以四类为主,一是墓主人生前骑乘骏马行猎,二是描绘墓主随军征战的场面,三是描绘墓主夫妻奢侈的饮宴享乐,四是奴婢们忙碌于屠宰、炊庖等杂役。

墓室当中除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壁画,仅有四个抬棺的石俑,棺下座台也叫棺础,皆为赤身奴隶力士之形,屈膝跪地,二目圆睁,口中有獠牙,肚大腰圆,两臂粗壮,头肩平齐,呈低首负重之态。

从墓砖壁画上可以看出,应该是座夫妻合葬墓,墓主是位将军。

雪梨杨说:“搬山道人祖传圣物固然紧要,可不值得任何一个人搭上性命。

”胖子凑上来说:“老掉牙的玩意儿我可不用,有没有威力大的?”胖子捡起那柄长剑,用火把照了照,剑身长出了土锈,但是锋锐不减。

大金牙说:“西夏墓中陪葬的刀剑,称为夏人剑,还有神臂弓,史书称射三百步,可洞重札,铠甲系冷锻而成,光滑莹润,弩箭不入。

”我说:“以前的盗墓贼不要这些东西,搁到如今也值几个,可是带不动了,只背水壶干粮,我都快累趴下了。

”胖子见两个盗墓贼身上各背了一个长条包裹,以为还有明器,拆开一看,却是两支俄国造M1891——莫辛甘纳步枪,民间又叫水连珠,形容这是连珠快枪。

在过去来说,一支连珠快枪可以换四头骆驼,那已经很值钱了。

来沙漠盗墓之人,担心枪支进了沙土,常用布包裹起来,但是没抹枪油,其中一支枪栓已经拉不动了。

另一支步枪倒还可以使用,不过子弹仅有五发。

胖子将连珠步枪背在身上,又在死人身上掏了半天,摸出一支手枪。

那是支俗称“单打一”的土制手枪,民间造枪匠做的,威力一般,而且只能打一发装填一发,射速不快,又非常容易哑火,以前在蒙古大漠,以及黄土高原上,这是土匪常用的武器。

我检查了一下枪膛和撞击锤,完全锈死了,根本用不了,而干尸身边的神臂弓,名为神臂弓,实为弩箭,过去几百年,保存依然完好。

我说:“抵达沙漠与山脉交界之处,开车也要开上一天。

我在靖边堡打听过,大沙坂以西南方向有条坎儿沟。

1949年以前,坎儿沟是驼队上水的去处,如今水脉已经干了,但是相距不远,可以徒步抵达,我们先往那边走。

”雪梨杨拿起最后一张照片,正中是个人形棺,竖在当中,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无脸鬼,似人而无脸,只有两只眼,下铸层层波纹。

胖子说:“你胡扯什么,天上会有三个太阳?”他抬头往上看了看,低下头说:“我也得喝口水了,又干又渴,眼前都冒了金星,看东西都重影儿了!”我暗暗佩服雪梨杨,这条路线确实可行,但有一件事始终让我觉得奇怪,按说大金牙已经将铁盒的照片传了出去,盗墓团伙肯定拿到了这三张照片,那些人可不是一般的土贼,不仅有枪支炸药,还拥有顶级技术装备,手上有了照片,去找这九条河比我们容易得多,为什么还有人愿意不惜代价买西夏金书?大金牙知道胖子真下得去手,忙说:“千万别动手!不瞒你说,我这心里边儿,实在放不下北京的冰镇桂花酸梅汤,用冰块镇得直冒凉气,下火的天儿,来上这么一大碗,没谁了!死了可喝不上了,与其跟这儿当干尸,那还是得回去!”据说其中几处墓室的壁画也有伏魔天尊,以前常有打黄羊的进到墓中躲避风沙,上水的驼队也进来过,当地上岁数的牧民说起墓中壁画,可谓绘声绘色。

晋豫两地也有几座伏魔殿,供奉伏魔大帝,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为护法,那是按道门中的传统,西夏壁画中的伏魔天尊,属于佛教分支,失传于后世,没有多少人见过。

我想找到相应的壁画看个究竟,于是吃了些干粮,在墓室中歇了一阵子,又点上火把往里边走。

坎儿沟西夏贵族墓葬群,1949年之前被盗墓贼挖开的,不下1400座,皆为壁画砖墓。

墓葬群中主要的壁画,不在四壁,而在头顶,完全不同于常见的西域墓葬。

西夏贵族观念中,墓主是佛教壁画的供养人,墓中壁画越精美,死后功德越大。

主墓室顶壁抹了白膏泥,顶上不是一块一块的画砖,画幅十分巨大,有的甚至使用了金粉。

我们用火把照亮,一边往前走一边往上看。

墓顶上有少量壁画,并不属于经变题材,从这些壁画中的描绘来看,西夏灭国之前,暗河涌出沙漠的水梢,并不止坎儿沟一处,另有几座佛窟、寺庙,分布在暗河沿线,暗河直通地宫。

可惜盗毁严重,金粉均被刮去,大量壁画墓砖残缺不全,许多已经风化剥落,色彩暗淡模糊,估计过不了二三十年,精美无比的西夏壁画都将消失。

而且墓室一间接一间,墓葬群中壁画太多了,挨个看过去,三五天也看不过来这么多。

三个人喝罢了残酒,天已经快亮了。

当天一大早,会合了雪梨杨,一同搭乘列车西行。

头一站在靖边堡沙河峁子落脚,吃了一顿羊肉臊子剁荞面,这才开始商量路线。

没等我问,雪梨杨已经说了她的计划,靖边堡土广边长,北接大漠,位于陕甘宁蒙交界,乃三秦要塞,在古代是用兵之地,如今却很荒凉。

城垣大半被流沙覆盖,仅见得到一排土墩。

当地有句话——门前黑风家点灯,十步之内看不清。

形容刮起风沙,天地昏黑,白昼坐在屋中,不点灯看不见人。

解放前这地方要多穷有多穷,高粱面刷糊糊,三天喝不上两顿,能出去逃荒的全逃走了,逃不出去的活活饿死,走上多少天,见不到一个活人。

当地民谚有云“茫茫沙漠广,远接赫连城”。

赫连城也是一座西夏古城,后因蒙古征伐,已被万马踏平。

由于杀人太多,死尸扔进河中,阻住了河流,直到河水干枯,仍是白骨如山。

放眼一望,嶙嶙白骨,不见尽头,故此称为“白骨河”。

虽然过去了那么多朝代,但在风沙过后,仍可以见到流沙下的白骨。

白骨河乃九河之一,近几十年来,风沙之灾愈来愈烈,再也见不到那些白骨了,不过靖边堡打黄羊的猎人,以及当年的牧民,大多见过白骨河,根据那些人口中的描述,至少可以有一个大致的方向。

从靖边堡出发,越过明长城,进入毛乌素沙漠东南边缘,抵达大沙坂之后,再往西北方向搜寻。

一连两天在沙漠中跋涉,我和胖子、雪梨杨三人还可以勉强应付,大金牙真是不成了,一屁股坐在沙丘上,怎么拽也不起来,他让太阳晒得发懵,以至于出现了幻觉,说上了胡话,他非说天上有三个日头!

4

问了再三,当地没有枪支,鸟铳都没有一杆,向导也找不到合适的。

我再次打听了一遍方位,没在峁子过夜,稍做整理,以地图和指南针为参照,驾车进了毛乌素大沙漠。

我让雪梨杨带上神臂弓,以防万一。

四个人带上背包,弃车步行,细沙松软,一步一陷,行进格外吃力,在毒辣的太阳下,对照地图和罗盘辨认方位,下了大沙坂,越过几座沙丘,前边出现一条沙土沟。

大金牙说:“坎儿沟已经干成瓢了,去那儿不等于绕路?”

3

胖子往上一指:“你们看见没有,那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按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高空是有一个小小的黑点,悬在天上一动不动。

我说:“危险总会有,该死的活不成,该活的死不了,提前想得太多,全是自己吓自己。

”我们步行抵达沙土沟,扒开几个盗洞,找一处沙土不多的墓室下去,立时感到一阵寒意,古墓中虽然阴森,可比在烈日下暴晒好多了。

我喘了几口气,抖去身上沙子,打开手电筒四下张望,西夏贵族墓葬规模相对较小,封土堆多为塔形,以墓砖垒成二室或三室,墓门上雕以水火图,地面的墓砖阴刻花纹,四壁则是一砖一画。

2

大金牙有些慌了:“进入沙漠多少天了,没有吉普车,可走不回去……”民间俗传坎儿沟又叫沙土沟,其实是一大片西夏贵族的墓葬群,西夏受唐宋影响,笃信佛教,墓葬也与风水形势相合,许多年前,这里是个水梢子,说土话叫水梢子,指发源于远方的暗河,途中涌出沙漠,形成了一个海子,背倚沙土山为固。

前有照,后有靠,西夏贵族认为是一块宝地,以壁画墓砖为室,大大小小的墓室,数量极其庞大。

当年还有水梢子,穿越大沙漠的骆驼队,通常会在这里上水,后来水源枯竭,又有刀匪、军阀、国民党残兵败将,乃至于白俄,多次进行过劫掠,值钱的东西全被掏空了,但形势尚存,没有被流沙完全埋住,以前毛乌素还有成群的黄羊,打黄羊的人经常去墓穴中躲避风沙。

大金牙往上一看,他也张开了口合不上,不明飞行物?赶上那几年飞碟热,我们听说过不明飞行物叫UFO,没想到会在沙漠中遭遇,而早在六七十年代,这类情况也不少,那会儿不叫不明飞行物,通常以为是敌方侦察机。

沙漠中一些古老的岩画,居然也描绘了此类怪事。

古代称之为星槎,槎是渡海的筏子,星槎是天上的船,那不是UFO是什么?雪梨杨点了点头,又指向第三张照片,照片中共有九条龙蛇,形状各异,有的是龙,有的是蛇,龙有爪,蛇无爪,正中还有一个环形纹饰,“神、鸟、鹿”盘旋合一首尾相接。

雪梨杨说西夏人信奉佛教,“神、鸟、鹿”盘旋合一象征生死轮回,有前生来世的含义,也指墓穴。

照片中九条龙蛇,暗指地宫周围的九条河流,地宫凿于山腹,下临深渊,九条河流注入其中。

九河或明或暗,龙指明河,蛇指暗河。

风水形势中将这个形势叫“九龙照月”。

我们要找的那座山,刚好在九条河流的尽头,只需找到其中一条河道,凭寻龙之术,应该不难确定位置。

胖子说:“不是真要你的,等我玩腻了,还给你家里人,放板儿上供起来!”说话撸胳膊挽袖子,上前来掰他的牙。

雪梨杨检查了一番,无奈地耸了耸肩,接下来只有走路了。

胖子说:“还没到地方你先怂了?这会儿后悔还来得及,别到时候吓得腿儿软,又躺地上装死,还不是得我背你?我可提前告诉你,你别指望我!”我心有不甘,又问羊皮贩子,没有步枪,有短铳或砂铳也好。

我让他上一边凉快去:“洲际导弹威力大,你扛得动吗?”大金牙说:“世上真有这玩意儿?”雪梨杨已将西夏金书全部拍成照片,夹在一个防水笔记本中,她打开笔记本,拿出四张照片。

胖子说:“你的脑子跟这破吉普车一样,也坏掉了?走了一多半了,还想回去?”

下一篇:第七章 西夏妖女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