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失散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恶罗海城

由于这里的水还在继续向东边的深涧里滚滚流淌,稍一松懈,就有可能被继续往下冲去,我和胖子只好先游到附近的岸上,扯开嗓门大喊了半天,但都被水流冲下的声音淹没了,明叔、阿香、Shirley杨都下落不明。

机不可失。

我赶紧打个向下的手势,众人一齐潜入湖底,剩余的半座“鱼阵”正向湖心移动,我们刚好从它的下方游过,密集的白胡子鱼,一只只面无表情,鱼眼发直,当然鱼类本身就是没有表情的,但是在水底近距离看到这个场面,就会觉得似乎这些“白胡子鱼”象是一队队慷慨赴死即将临阵的将士,木然的神情平添了几分悲壮色彩。

我们刚要下去,湖中的鱼群突然出现了强烈的骚动,那些非白胡子鱼的鱼类,象是没头苍蝇般的乱蹿,一旦逃进湖底的岩洞中,就再也不肯出来,而上万条结成鱼阵的白胡子鱼,也微微颤栗,似乎显得极为紧张。

这时殿底的窟窿四周开始出现裂缝,浑浊的血水跟着灌下,能见度立刻提高了不少,我用水下探照灯一扫,只见蹿出来的斑纹蛟,直扑向不远处的Shirley杨和阿香,她们二人共用一个氧气瓶,都躲在殿角想找机会离开,但已经来不及了,我想过去救援,又怎能比鱼雷还快的“斑纹蛟”迅速,而且就算过去,也不够它塞牙缝的。

在一个岩洞的通道里,Shirley杨逐步摸索着,确认哪个方向可行。

因为直接向下是最危险的,这千万年的风蚀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早已不堪重负,说不定头顶的“石眼”什么时候就会砸下来,被拍下就得变成一堆肉酱,安全起见,只有从侧面迂回下去最为保险。

明叔老泪纵横,对我们唠唠叨叨,不下去是死,下去的话更是拿脑袋往枪口上撞,湖中鱼群虽然不伤人,但那两条黑白斑纹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蹿下来,它们那种狂暴凶残的猛兽,一旦在水下冲击起来,绝非人力可以抵挡,而且谁能保证地下深处还有没有更危险的事物,越想越觉得腿软。

神殿底部也是雪白的“风蚀岩”,那条体大如龙的白胡子鱼,受伤发狂后的力量何等巨大,这种鱼的鱼头坚硬无比,直接将地面撞出了一个大洞,然而这神殿底层也很坚固,鱼头刚好卡在其中无法行动,想冲下去使不上劲,想抽回来也不可能,只有拼命乱摆鱼尾,一股股的浊血将水下神殿的湖水都快染红了。

我回头望了望“风蚀湖”边的林子,只有山间轻微的风掠过树梢,不见有什么异常的动静,随即明白过来,事情是明摆着的,明叔这死老头子,担心我们下去上不来,找到祭坛后另寻道路走脱,撇下他不管,他有这种担心不是一天两天了。

湖下不太深的地方,就是“蜂巢”顶端的破洞,刚刚潜入其中,湖中的水就被搅开了锅,一股股乌血和白胡子鱼的碎肉、鱼鳞,都被向下渗入的暗流,带进风蚀岩两侧的洞内。

胖子对我打了个手势,看来上边已经干起来了,又指了指下面,下行的道路被一个巨大的石球堵死了,不过已经看不出石眼的原貌,上面聚集了厚厚一层的透明蜉蝣,以及各种处于生物链末端的小虾小鱼,看来只能从侧面绕下去了。

于是众人轮番使用呼吸器,缓缓游向侧面的洞口,越向深处,就感觉水流向下的暗涌越强。

两头黑白“斑纹蛟”见老鱼被困,欣喜若狂,在水下张牙舞爪的转圈,正盘算着从哪下口结束鱼王的性命,它们被水中的血液所刺激,跟吸了大烟一样,显得有些兴奋过度,这一折腾不要紧,竟然发现了这殿中还有人,其中一只在水下一摆尾巴,象个黑白纹的鱼雷一般,窜了过去。

站在长方形的绿岩上向下看,“风蚀湖”底最大的风洞中一片漆黑,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对比那座由记忆碎片拼接成的影之城,不难看出湖底最大的洞窟,就是由位于蜂巢顶端那颗巨大的“石眼”砸出来的,在“恶罗海城”倒塌陷落的时候,那枚重达千斤的巨石,将主城的顶壁穿破,直接贯穿下去,通过我们刚才在城中看到的结构,下面纵然崩塌了,那石眼也不会陷进去太深,而且湖水并没有形成强力的潜流或旋涡,只能从城池废墟的缝隙间渗透下去,这些迹象都说明湖水并不算深,但如果想进入比蜂巢更深的神殿,以及祭坛,那就要穿过随时会倒塌的风蚀岩洞,可能有些岩洞里是并没有湖水的,地形非常复杂,可以说下去的人,是要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去玩命的。

形势万分危急,突然水下潜流的压力猛然增大,那颗卡在蜂巢中间的千钧石眼,终于落了下来,扑向Shirley杨和阿香的那头“斑纹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巨石吓傻了,竟然忘了躲闪,被砸个正着,这湖水的浮力有限,巨石的下坠本身就有上面整湖的水跟着下灌,砸到”斑纹蛟“之后连个愣儿都没打,紧跟着将水下的殿底砸穿,这殿中所有的事物,都一股脑的被巨大的水流向下冲去。

在这些水下的庞然大物面前,人类的力量实在过于微不足道,我对众人打个手势,赶快散开,向上游回去,这神殿虽然宽敞,却禁不住它们如此折腾,但在水底行动缓慢,不等众人分散,老鱼已经带着两条斑纹蛟倒撞到殿底。

明叔拽着阿香,边踩水边对我说:“唉呀……别提了,刚才在上面看到,那林子里又有动静,怕是那两条斑纹蛟起了性子,又要到湖里来吃鱼了,我就想在上边提醒你们,但腿有些发软,没站稳,就掉下来了。

”刚有这个念头,湖中那“鱼阵”就已经有一部分溃散开了,似乎是里面的“白胡子老鱼”伤势过重,挂不住这些鱼了,而有些白胡子鱼感到了他们的祖宗可能快不行了,斗志也随即瓦解,但还有一部分紧紧衔成一团,宁死不散,不过规模实在是太小了。

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我们怕在混乱中被它的鱼尾砸中,分散在四处角落躲避,由于已经散开,又是在水下,我根本没办法确认其余的人是否还活着,只能个人自求多福了。

“斑纹蛟”都是三四米长的身躯,虽然跟“白胡子老鱼”相比小了许多,但怪力无穷,身体一扭,就扯掉一大条鱼肉,随后又张口咬住别的部位不放,那条老鱼遍体鳞伤,垂死挣扎,拖着这两个死对头沉了下来,不时的用鱼身撞击水底的墙壁,希望能将它们甩掉,此时双方纠缠在一起,翻滚着落入水下神殿。

这时明叔颈后的印记,比刚才要深得多了,看来留给我们的时间非常有限,这时候除非在一两天之内,象陈教授一样,远远的逃到大洋彼岸,否则留在古城遗迹附近,恐怕是活不过两三天的,似乎离鬼洞这种能量越近,对这个能吸收血红素的虚数空间,所得到的感受也就越真实、越强烈,感受到它存在的同时,也就成为了它的一部分,永远不能解脱。

就这么一走神,加上失散了好几个人,心神有些恍惚,没注意看脚下的道路,刚好这是一个碎石坡,二人踩到上边收不住脚,翻滚着滑落下去,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凌空落下,这段斜坡很短,下边是悬空的,我们摔下七八米,落在一个蓬蓬松松的大甸子上,一时头晕脑胀,好在这地方很软,摔下来也不疼,但是突然发现不太对,这手感……竟然是掉到了一块肉上了,赶紧让自己的神智镇定下来,仔细一看,不是肉,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这他妈八成是蘑菇啊……十层楼高的帝王蘑菇。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一直以来,这么多的困难咱们都坚持了下来。

现在差不多是最后的时刻了,咱们进藏前,我请我师兄起了一课,遇水方能得中道,以前我对此将信将疑,现成看来,无不应验,此行必不落空。

”我在水里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象是掉入了没有底的鬼洞,下面是个大得难以想象的地下空间,只能闭住口鼻,防止被激流呛到,恍惚间,发觉下面有大片的白色光芒,似乎是产生了光怪陆离的幻觉,也不知其余的人都到哪去了。

胖子说:“芳香的花不一定好看,能干的人不一定会说。

我就什么也不说了,等找到了地方你们就瞧我的,鬼洞妖洞我不管了,反正咱们不能空手而回,有什么珍珠玛瑙的肯定要凿下来带回去,甭多说了。

这就走,下水。

”说完按住嘴上的呼吸器和潜水镜,笔直的跳进了“风蚀湖”,激起了一大片白珍珠一般的水花,惊得湖中游鱼到处逃蹿。

我和胖子一商量,肯定是被水冲到下游去了,赶紧绕路下去找吧,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地下的世界,地形地貌之奇特,属于我们平生所未见,刚一举步,就见一只大蜻蜓般的水生蜉蝣,全身闪着荧光从头顶飞过,竟然有六寸多长,象是空中飞舞着的白色幽灵。

看到这些鱼的举动,我立刻感到不妙,心中暗想:看来这位明叔不仅是我们这边的意大利人,除了帮倒忙之外,他还有衰嘴大帝的潜质。

最后我们潜入一个百余平米的大风洞里,这里象是以前古城的某处大厅,有几分象是神殿,顶壁已经破了个大洞,但里面储满了水,水流相对稳定,似乎是只有上面那一个入口,别的路都被岩沙碎石封堵,虽然可以向下渗水,但人却过不去,众人只好举着照明探灯在水下摸了一圈,氧气所剩不多,再找不到路的话,如果不游回湖面,留在这迷宫般的风蚀湖底,就是死路一条。

身体落入一个湖中,这里的岩石上隐约有淡薄的荧光,但看不太真切,头上有数百个大小不等的水柱,透过头顶的各处岩洞倒灌入湖中,忽然一只有力的手将我拉住,我定神一看,原来是胖子,见了生死相随的同伴,顿觉安心不少,拍亮了头盔上的射灯,寻找另外三个人的下落。

我对Shirley杨点了点头,她也由绿岩跳入湖中,我对身后的明叔与阿香嘱咐了几句,让他们就在此等候,等我们完事后一定回来接他们,随后也纵身从岩上跃下,湖里的鱼阵还在水晶墙附近缓缓移动,并没有因为接连三人落水而散开。

我和胖子、Shirley杨忙着做下水前的准备。

没空去体会明叔复杂的心情,除了保留必要的武器炸药以及照明器材、燃料、药品、御寒的冲锋衣之外,其余的东西全部抛弃,按照我们的判断,因为原址已经被水淹没了,所以冰川水晶尸的脑子,肯定是被轮回宗埋在了影之城的下方,而她的双眼,应该是在“恶罗海城”真正遗址的正下方。

不过最大的可能,它已经被吞进鱼王的肚子里去了,当然这些并不重要,只要顺着废墟,潜入地下深处的祭坛就可以了。

不过魔国的祭坛,在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之后,是否还能在地底保留下来,仍然是个未知数。

Shirley杨对我说:“当初如果不是我要去新疆的沙漠,也不会惹出这许多事来,我知道你和胖子很大方,抱歉和感激的话我都不说了,但还是要嘱咐你一句,务必要谨慎,最后的时刻,千万不能大意。

”既然他们下来了,我也没办法,总还能让他们泡在水中不管,但他们只有潜水镜,没有氧气瓶,只好还按先前的办法,众人共用氧气瓶,于是让大伙在湖中聚拢在一起,重新做了简明的部署,从那个被巨大石眼砸破的风蚀岩洞下去,哪往下渗水渗得厉害就从哪走。

刚与胖子、Shirley杨在湖中汇合,还没等展开行动,明叔带着阿香也溜到了水里,我对明叔说这可真添乱,你们在上面呆的好好的,下来搅和什么?咱们又没有那么多的氧气瓶。

我估计这鱼阵一散,或者阵势减弱,那么山后的“斑纹蛟”很快就会蹿出来,它们是不会放过咬死这条老鱼的机会的,稍后在这片宁静的“风蚀湖”里,恐怕又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一旦双方打将起来,倘若老鱼被咬死,那想再下水就没机会了。

正在无路可走,众人感到十分焦虑之时,大厅中的湖水突然变得浑浊,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出口,顿觉不妙,那条十几米长的老鱼,正被两只猛恶的“斑纹蛟”咬住不放,挣扎着向我们所在的湖底大厅里游来。

下一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潮虫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