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二百零七章 灾难之门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二百零六章 乃穷神冰

我见终于奏效,那颗始终悬在嗓子眼的心才算落回原处,但经过刚刚这一股烈焰的燃烧,塔底空气更少了,人人都觉得胸口憋闷,来不及回想刚才的事,就立刻动手,将塔底的黑木撬开,我先前在妖塔第八层,看到“雪弥勒”爬上来的地方,是塔外侧的一条倾斜地大裂缝,都与最大的冰渊相连,龙顶上崩塌下来的积雪,很快就会被席卷而来的寒潮冻结,凭我们的装备与人力,想从上面挖出去势比登天,只好向下寻找生路。

我四处打量。

想寻找那个微妙的线索,最后把视线停留在了明叔身边,明叔贴着塔墙。

吓得脸色都变青了,在他身后,掉落着两个晶球,我记得最开始见到的时候。

分别闪烁着蓝与白两种暗淡的光芒,然而现在一只暗淡无光,另一只晶球中白色的寒光比以前明亮了许多。

被魔国视为邪神供奉的“冰川水晶尸”,透明的口中银色的寒光闪动,传出阵阵瓢虫翅膀的嗡鸣,从那冰冷的闪烁的可以得知,毫无疑问,大群的达普,即将携带着能冻碎灵魂的“乃穷神冰”飞将出来。

Shirley杨刚将晶球击碎,我就对胖子喊道:“王司令,快用火焰喷射器。

”我顺手在脸上一抹。

腰上一用力,翻过身来,只见那具“冰川水晶尸”整个都碎开了,暗红透明的脏器都掉到了外边。

一群冒着寒光的冰虫,如同一阵冰屑般的银色旋风,从尸体中飞出,全部扑到了我地面前。

初一生前曾经说过一些事,至今言尤在耳,在藏地传说中,人和野兽死之后,一昼夜之内,灵魂是不会离开备血液和肉体,万物中,只有人类的灵魂住在额头,如果用刚死的狼血盖住,就可以隐匿行踪,而且这只刚被初一所杀的狼王,全身银白色的皮毛,表明了它的身份,是昆仑山群狼的祖先“水晶自在山”的后代,血管里流着的是先王的血液,“水晶自在山”与“乃穷神冰”同样是守护这座妖塔的护卫,冰虫们一定是把我当做了白狼,所以才停止了攻击。

Shirley杨说:“铁棒喇嘛师傅给我讲了许多制敌宝珠大王长诗中,关于魔国的篇章,以其中的内容,结合咱们在这里所见到的种种迹象,我有个大胆的推测,这冰川深处,是通往魔国主城——恶罗海城的灾难之门,轮回宗是想把这座神秘的大门挖通。

我对胖子一招手,二人架起明叔,也随后跟上,在黑暗中爬至一处略为平缓的地方稍作休息,Shirley杨对我说:“以你的经难来看,这古冰川深处,会通向什么地方?”阿香被胖子从我这学得的那套,“攻心为上,从精神上瓦解敌人”的战术吓坏了,不敢再听下去,赶紧抓住Shirley杨的手,紧紧跟着Shirley杨爬进了塔外的坡道。

我说既然这里以前是个高山湖泊,也许下面有很深的水系亦未可知,不过这条在冰川下的坡道绝对有什么名堂,我刚刚想了想,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轮回宗挖的,不过他们在这冰川里修了很多宗主的墓穴,又大动土木,从下面挖通了妖塔,而且看来来,这工程量似乎远不止于此,莫非轮回宗想从冰川下挖也什么重要的东西?但就在这时候,冰虫忽然在空中停了下来,并没有象干掉彼得黄那样干脆利索,我心里隐约觉得不对。

但此刻生死之间地距离比一头发丝还细,脑子都完全懵了,搞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难道这些带有“乃穷神冰”的飞虫……当然这些念头只是在脑中闪了一下,根本没时间容我整理思绪,那阵冰屑般闪烁的旋风,就盘旋起来,看样子马上就要改变目标,扑向明叔和阿香,我立刻把携行袋里的几枚黑驴蹄子拿出来,在地上抹了抹狼血,分别扔给明叔、胖子、Shirley杨等人,我自己也不清楚当时为什么不拿别的,而单拿黑驴蹄子,大概是觉得这东西沉重,扔过去比较快。

Shirley杨刚好也留意到了这一点,同我对望一眼,不用说什么就已经达到了共识,Shirley杨掏出手枪,对着那枚水晶开了一枪,将其击成碎片,这么做十分冒险。

也许可以成功,但没人能保证击碎了这枚晶球,妖塔中所有的达普鬼虫,就只能保持“乃穷神冰”的形态了,但蠢蠢欲动的冰虫。

已经没有时间再让我们过多思索了。

有了这条古老地秘密通道,再往外挖就容易了,很快就挖到了那条斜坡,这里人工修的痕迹更加明显,但从手法上看,应该不是盗墓贼所打的盗洞,斜坡的冻土上,有一层层的土阶,最下面可能连接着冰渊的深处,显然不是匆忙中修建的,当然更不可能是“雪弥勒”那种家伙做的,但这究竟是……,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胖子距离水晶尸距离最近,他眼疾手快,从携行袋里取出个黑驴蹄子,趁那些达普还没出现,就抢先塞进了“冰川水晶尸”的口中,然后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冰川水晶尸”体内寒光隐隐闪了下,就此没了动静。

此时千钧一发,就连一贯闲心过盛,对什么都漫不在乎地胖子,也顾不上说了,双手并用,把狼王的鲜血在藏书网自己额前抹了又抹。

这句话如同乌云压顶之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我立刻醒悟过来,刚才我被地上的狼血滑倒,脸上蹭了不少,当时我并没有来得及想那些充满血腥味地粘液是什么,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无意中把狼王的鲜血抹到了额头上一些。

我让明叔等人尽快离开妖塔,钻进下方的斜坡,别人都还好说,只有阿香被刚才那些情景吓得体如筛糠,哆哆索索的不肯走动,这里十分狭窄,也没办法背着她,明叔和Shirley杨劝了她半天,始终也挪动不了半步。

我凭记忆找到了方位,动手撬动塔底的木板,却又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此处的黑木,明显不是原装的,而是有人拆下来后,重新按上去的,外边的也不是夯土,而是回填了普通的冻土,简直就象是个被修复的盗洞,不过看那痕迹,也绝非近代所留。

胖子闻言,从他身后的背囊中迅速掏出“炳烷喷射瓶”,对准地上成群的冰虫就喷,由于这密封地空间空气本就不多,胖子也不敢多喷,火舌一吐,便立刻停止,塔底的冰虫还没等飞离“冰川水晶尸”地残片,就一同烧为了灰烬。

塔底中央的一大块区域都被它们占了,我们五个人紧紧贴着塔墙,谁也不敢稍动,我知道蓝色的火虫怕水,按这么推断用火一定可以烧死这些冰虫,但不知是一种什么神秘的力量控制着它们,可以随着环境的需要,在冰与火两极之间进行转换,简直就是无懈可击,如果找不出这种力量的根源,我们仍然摆脱不了当前的困境。

我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准备先稍微喘口气,让心情从大起大落中平衡下来,这时候想动也动不了,多亏胖子冒险使出黑驴蹄子战术,把鬼虫堵了回去,不过眼下似乎是没什么危险了,但这“冰川水晶尸“也许造得与真人一样,共有七窍,虽然从口中出不来,却说不定又会从屁眼之类的什么地方钻出来,最保险的办法,应该是用胶带一圈圈的把尸体裹个严实,好象埃及木乃伊那样,裹成个名副其实的大粽子。

我瞪大眼睛望着那些扑来的冰虫,再也来不及躲避抵挡,其实就算来得及,也没有东西可以抵挡,这回真要光荣了。

想不到竟然死在这里。

永别了,同志们……我坐倒在地,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还不都怪你,把战略大方向搞错了,误导了我们,险些都被你害死,那天官铜印专门是镇伏尸变的,任它什么尸魔尸妖,也百无禁忌,可这冰川水晶尸根本不是尸体,别说把铜印扣到脑门上了,就是按到屁股上也没用。

我只好对胖子挤了挤眼睛,胖子立刻明白了,吓唬阿香道:“阿香妹妹,你要不肯走,我们可不等你了,说句肺腑之言,当哥的实在不忍心把你这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扔到这里,你大概不知道这塔底下有什么吧?你看到那烧得黑的水晶女尸了没有,她死后只能住在这,哪都去不了,在这阴曹地府里的生活是很乏味的,只能通过乱搞男女关系寻求精神上的寄托,等夜深了,埋在附近的男水晶尸就来找女水晶尸了,不过那男尸看到女尸被烧成了这丑模样,当然就不会和她乱搞了,但你想过没有,那男尸会不会对你……”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这塔底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那个变化,或者迹象,实在太过微小,以至于十分难以察觉,即使看见了,也有可能被忽视,这时形成了僵局,我们都无法行动,这狼王的鲜血也不能抵挡一世。

这样下去,只有拖到明天被冻成冰棍而已,而且看情形,似乎想延迟到明天再死都不可能了,那些鬼虫半透明的身体中,再次出现了阴冷的寒光,它们似乎已经发现“冰川水晶尸”损坏了。

想四散飞离,那将形成最可怕的局面。

藏书网达普鬼虫,无论是“无量业火”还是“乃穷神冰”,它们在每次选择目标飞去之前,都要在空中盘旋几圈,也就是这么个空当,给了我们生存下去的机会,当成群的冰虫盘旋起来之后,发现没有了目标,便纷纷落回那碎裂开的水晶尸上,身上的银光逐渐变暗,但仍然在水晶尸的碎片上爬来爬去。

在塔底远端的Shirley杨脑子转得极快,见我愣在当场,忙出言提醒:“老胡,是狼王地血,你额头上沾到了狼王的血了……”我心知不妙,当时我面朝着狼王地尸体,这一面并没有什么变化,应该是背后的“冰川水晶尸体”有问题。

我想纵身跳开,但脚下被些粘呼呼的液体滑了一跤。

身体重心失去了平衡,脸朝下摔倒在地,脸部也蹭到了许多腥气扑鼻的粘液。

我打定主意,深吸了两口气,就去翻找胶带,装有胶带的背包掉在白毛狼王与“冰川水晶尸“之间。

我硬着头皮走过去想把背包拖到离这两个魔头远一些的地方再找,但手还没等碰到背包的带子,就听Shirley杨和胖子同声惊呼:“老胡,快躲开……”明叔在旁看得心惊肉跳,紧紧搂住阿香,问我道:“胡老弟,……那铜印怎么不管用?是不是咱们用的方法不对啊?”

下一篇:第二百零八章 黑虎玄坛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