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九十九章 献王墓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线索

Shirley杨对我说道:“可真少见,怎么连你也开始说这种泄气的话,看来这次真是难了。

”不知为什么,我一想起这是棺材铺掌柜的物品就说不出的厌恶,不想多看,一看就想起用死人养鱼的事情,恶心得胃里翻腾。

我问孙教授:“教授,这张照片是昨天在石碑店拍的吗?照片上莫非就是在棺材铺下找到的石匣玉兽?”瞎子显得很为难,对那女子说道:“娘娘您要是不想回宫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老夫……”瞎子从怀中取出一包东西,打开来赫然便是一张皮制古代地图。

虽然经过修复,但是仍然十分模糊,图中山川河流依稀可辨。

那女子哭丧着脸问道:“老神仙啊,你说我这病就没个治了?可是我舍不得我家的汉子,不愿意去和玉皇大帝过日子,我跟他没感情啊,再说我家里还有两个娃。

”在棺材铺中发现的石匣玉兽可以肯定的说出自云南古滇国。

滇国曾是秦时下设的三个郡,秦末时天下动荡,这一地区就实行了闭关锁国,自立为王,从中央政权中脱离了出来,直到汉武帝时期才重新被平定。

Shirley杨本也不愿多看这些邪兽,听孙教授此言,似乎照片中有某些与雮尘珠有关的线索。

于是又拿起照片仔细端详,终于找到了其中的特征:“教授,六尊红玉邪兽都只有一只独眼,而且大得出奇,不符合正常的比例,而且……而且最特别的是玉兽的独目,都与雮尘珠完全相同。

”我担心瞎子扯得没谱,回头这女子的汉子再来找麻烦,告他个挑拨夫妻感情都是轻的,便在旁边招呼瞎子到食堂吃饭。

瞎子见我们回来了,就匆匆把钱揣了,把那女子打发走了,我牵着他的竹棍把他引进食堂。

Shirley杨问我道:“你不是经常自吹自擂说自己精通分金定穴吗?这种小情况哪里难得到你,到了江边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就能找到了,这话可是你经常说的。

”我跟Shirley杨回了县招待所,见瞎子正在门口给人算命,对方是个当地的妇女。

瞎子对那女子说道:“不得了呀,这位奶奶原是天上的王母娘娘,只因为在天上住得腻了,这才转世下凡到人间闲玩一回。

现在该回天庭了,所以才得上了这不治之症。

不出三月,但听得天上仙乐响动,便是你起驾回宫的时辰……”献王祭礼时使用的玉兽要远比棺材铺下面的这套大许多,咱们在棺材铺下面发现的这套应该是国中地位比较高的巫师所用的——至于它是如何落入棺材铺老掌柜手中的,而老掌柜又是怎么会掌握这些邪法,就不好说了。

可能性很多,也许他是个盗墓贼,也许他是献王手下巫师的后裔。

孙教授点头道:“这就好,我这辈子最恨盗墓的。

虽然考古与盗墓有相通的地方,但是盗墓对文物的毁坏程度太严重,国家与民族……”据记载,古滇国有一部分人信奉巫神邪术,由于宇宙观价值观的差异,国中产生了不小的矛盾。

这些信奉邪神的人为了避乱离开了滇国,迁移到澜沧江畔的深山中生活。

这部分人的领袖自称为献王,象这种草头天子在中国历史上数不胜数,史书上对于这位献王的记载不过只言片语。

这些玉兽就是献王用来举行巫术的祭器。

瞎子平平常常的几句话,听在我耳中如同六月里一声炸雷,我把吃在嘴里的饭菜喷了他一脸:“你刚说什么?你去云南找过献王墓?你倘若信口雌黄、有半句虚言,我们就把你扔下,不带你进京了。

”瞎子用手捻了捻钞票,知道是十块钱的,立刻正色道:“也罢,老夫就豁出去了,替你与玉皇大帝通融一下。

反正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就让玉帝多等你三两个月,你就在凡间多住上几十年。

不过这就苦了玉皇大帝了,你是有所不知啊,他想你想得也是茶饭不思,上次我看见他的时候,发现足足瘦了三圈,都没心思处理国家大事了,天天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你回去呢。

”那女子不住催促瞎子,往瞎子手里塞了张十元的钞票,求瞎子给自己想个办法,再多活上个五六十年。

我最怕孙教授说教,他让我想起了小学时的政教处主任,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动不动就把简单的事件复杂化,动不动就上升到某种只能仰望的高度。

我一听这种板起面孔的大道理就全身不自在。

我见孙教授能告诉我们的情报基本上已经都说了,剩下再说就全是废话了,便对孙教授再三表示感谢,与Shirley杨起身告辞。

临走的时候把那张玉兽的照片要了过来。

孙教授由于要赶回石碑店继续开展工作就没有回县城招待所,与我们告别之后,自行去了。

目前全部的线索都断了,只剩下这些眼球酷似雮尘珠的红色玉兽。

看来下一步只有去云南找找献王墓,运气好的话能把凤凰胆倒出来,顶不济也能找到一二相关的线索。

我们准备吃了午饭就返回西安,然后回北京。

我们三人坐了一桌,Shirley杨心事很重,吃不下什么东西,我边吃边看那张玉兽的照片。

另外孙教授还嘱咐我们不要去盗墓,尽量想点别的办法,解决问题的途径很多,现在医学很发达,能以科技手段解决是最好的。

不要对雮尘珠过于执着,毕竟古人的价值观不完善,对大自然理解得不深,风雨雷电都会被古人当作是神仙显灵,其中有很多凭空想象出来的成分。

孙教授并承诺只要他发现什么新的线索,立刻会通知我们。

我满口答应,对他说:“这您尽管放心,我们怎么会去盗墓呢,再说就算想去不是也找不着吗。

”瞎子说道:“非是老夫唬你二人,这图老夫随身带了多年,平日里从不示人,今日见尔等不信才取出来令尔等观之。

不过老夫有一言相劝,你看这图中的虫谷有一块空白的地方,那里多有古怪之处,直如龙潭虎穴一般,任你三头六臂,金刚罗汉转世,进了虫谷,也教有去无回。

”孙教授对我们说道:“没错,正是如此。

所以我刚才劝你们不要沮丧,柳暗花明又一村。

”瞎子擦了把脸说道:“老夫是何等样人,岂能口出虚言。

老夫曾在云南李家山倒过滇王的斗,不过去得晚了些,斗里的明器都被前人顺没了。

那墓里除了一段人的大腿骨,只剩下半张人皮造的古滇国地图,但是字迹也已经模糊不清。

老夫一贯贼不走空,此等不义之财焉有不取之理,当下便顺手牵羊捎了出来。

后来在苏州,请了当地一位修补古字画的巧手匠人用冰醋擦了一十六遍,终于把这张人皮地图(石弄)得完好如初。

谁知不看则已,原来这图中竟是献王墓穴的位置。

”瞎子忽然插口道:“二位公母,听这话,难道你们想去云南倒斗不成?老夫劝你们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想当年老夫等一众卸岭力士为了图谋这一笔天大的富贵,便想去云南倒献王的斗,结果没料到那地方凶险重重,平白折了六条性命;只有老夫凭着一身的真功夫才侥幸得脱,这对招子就算留在云南了。

现在回想起来,还兀自心有余悸。

”不过最难的是如何找这座献王墓,只知道大概在云南境内,澜沧江畔——那澜沧江长了,总不能翻着地皮,一公里一公里的挨处找吧。

至于这六尊红色玉兽,有可能是献王根据他们自己的理解将雮尘珠实体化了,或者是做了某种程度上的延伸。

而且这位献王很可能见过真正的雮尘珠,甚至有可能他就是雮尘珠最后的一任主人,不过没有更多的资料,只有暂时做出这种推断。

我对她说:“我并没有泄气。

我觉得可以给咱们现在的状况概括一下——有信心没把握——信心永远都是足够的,但是现在把握可是一点都没有,大海捞针的事没法干。

咱们可以先回北京,找大伙合计合计,再尽可能多的找些情报,哪怕有三成把握,都比一成没有强。

”孙教授点头道:“是啊,我想你们会用得到这张照片,所以连夜让我的助手回到县城把底片洗了出来。

你们再仔细看看照片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瞎子说道:“老夫自是言之有物。

这两国原本就是一家,据说献王选的是处风水宝地,死后葬在那里,那地方有很特殊的环境,永远不可能被人倒了斗。

想那唐宗汉武都是何等英雄,生前震慑四方,死后也免不了被人倒了斗,尸骸惨遭践踏——自古王家对死后之事极为看重,最怕被人倒斗。

献王死后,他手下的人就分崩离析,有人想重新回归故国,便把献王墓的位置画了图呈给滇王,声称也可以为滇王选到这种佳穴。

这些事情就记载在这张人皮地图的背面,不过想必后来没选到那种宝穴,要不然老夫又怎能把这张人皮地图倒出来。

”我与Shirley杨惊喜交加,但是却想不通——古滇国地处南疆一隅,怎么会和雮尘珠产生联系?难道这么多年以来下落不明的雮尘珠一直藏在某代滇王的墓穴里?我接过孙教授手中的照片,同Shirley杨看了一眼。

照片上是六尊拳头大小的血红色玉兽,造型怪异,似狮又似虎,身上还长着羽毛,都只有一只眼睛,面目狰狞。

玉兽身上有很多水银癍,虽然做工精美,却给人一种十分邪恶阴冷的观感。

孙教授虽然对凤凰胆雮尘珠了解的不多,但是毕竟掌握了很多古代的加密信息,而且对历史档案有极深的研究。

孙教授认为雮尘珠肯定是存在的,这件神器对古代君主有着非凡的意义,象征着权利与兴盛;而且不同的文化背景与地缘关系,使得对雮尘珠的理解也各不相同。

Shirley杨对瞎子说道:“献王带着一批国民从滇国中分离了出来,远远的迁移到深山里避世而居,滇王墓中又怎么会有献王墓的地图?你可不要骗我们。

”六尊红色玉兽分别代表东、南、西、北、天、地六个方向,每一尊都有其名称与作用。

献王在举行祭祀活动的时候需要服用一些致幻的药物,使其精神达到某种无意识的境界,同时六玉兽固定在六处祭坛上产生某种磁场,这样就可以达到与邪神图腾之间在精神意识层面进行的沟通。

我苦笑道:“我的姑奶奶,哪有那么简单。

分金定穴只有在一马平川、没有地脉起伏的地区才能用,那云南我在前线打仗的时候是去过的,山地高原占了整个云南面积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云南有三大水系,除了金沙江、怒江之外就是澜沧江,从北到南,贯穿全省。

而且地形地貌复杂多变,自北发于横断山脉,山脉支干多得数不清。

咱们要是没有具体的目标,就算有风水秘术,恐怕找上一百年也找不到。

”我听了孙教授的分析,觉得十分有道理,只要还有一分的机会,我们就要做十分的努力。

但是再询问孙教授献王的墓大概葬在哪里,他就半点都不知道了。

献王墓本就地处偏远,加上献王本身精通异术,选的陵址必定十分隐秘,隔了这么多年,能找到的概率十分渺茫。

下一篇:第一百章 人皮地图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