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二十九章 小王八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太阳神庙

四眼说:“我和你们被机关分离之后,就掉进了这里。

摸了半天也没找着出路,后来我发现这根长藤连接了一处通道,似乎是通向什么地方的,就试着用手雷把它炸开,没想到大水一下子灌了进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张石桌推了过来,想堵住缺口。

你猜这么着,我一回头的工夫,你就跟河水一道被冲了进来。

这真是天大的造化。

”“胡爷,我知道你在里边,怎么,不肯赏脸出来聊一聊?”果不其然,很快满脸青紫的胖子被两个黑人大兵推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同样被人捆住了双手的林芳。

我知道大家是在无意触动机关的情况下被分散开来,没想到一切都是王清正这个小王八蛋的阴谋,看来我们这一路都是在被王家的人利用,关于神庙的事情他们掌握的信息要比我多得多。

甚至说,即使没有我的参与,他们也能找到神庙,只是因为缺少最关键的戒指坐标,使得他们不能不将我纳入队伍名单之列。

林芳说:“你不能信他,王家世代出的都是奸商俊户。

东西一到手,我们这几个人都得被他一锅端。

”小王八蛋笑了笑,不无得意道:“既然你不肯出来,我只好先请你的几位朋友喝两口茶,咱们慢慢等。

”王清正这一招十分毒辣,他不想轻易得罪林芳,又想从我手中套出金印的下落,所以假借放人为名,实则是在逼我就范。

如果因为我,其他人受了连累,他出去之后大可以放话,说是胡八一不讲道义,才害死大家。

当初进入太阳神庙的时候,我只顾研究赎金室的机关图,压根没有去关心其他东西,秦四眼不愧是桑老爷子御用的大律师,观察现场比所有人都仔细。

我向他赔了声不是,环视这间小石室问:“现在唯一的出口已经被堵上了,咱们得另寻出路。

你掉进来的时候有没有注意过机关是从哪里发动的?”胖子被人五花大绑硬是推进了赎金室,他吐了一口血沫,昂起头来对王清正一通狠骂。

然后又喊道:“老胡,做兄弟的今天要是折在这里,来日给我选一处好坟。

日后替我报仇的时候,记得先把王八卵摘了,兄弟在底下好拿它下酒。

”我一说话,藏身位置自然暴露了出去,王清正一撇头,他手下两个大兵就端着枪爬上了金币堆砌起来的钱堆。

他们一左一右朝我藏身的金坛包抄了过来,我两手抓起大把金币,猛地从坛子里撒了出去,两人皆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更是被足金的古金币砸中了脑门儿,我乘机单手一撑,跳出了金坛,借着势头上去就是一脚,喘得那个大兵脑袋朝下直接翻落下去,发出一阵骨头断裂的惨叫。

另一个黑人大兵显然没有料到我在此刻还能镇定迎敌负隅顽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掌柜的,掌柜的!快醒醒,醒醒,你可别吓唬我。

”我挥起拳头狠狠地击中了他的下颖,冲林芳喊了一嗓子。

她反应极快,抬手连发三枪,将按住胖子的守卫击毙。

对方人数虽多,可我们三人胜在兵少将精,我飞身扑向人口处的机关,将活动的石板用力推了进去。

顿时整个赎金室都开始晃动,石室中间的地板发出了“咔咔”的巨响,一个雕刻着太阳神印提神像的力柱从地底缓缓升起,力柱上的太阳神有三眼,双手朝天将象征着力量的金印稳稳地拖在掌中。

我乘其他人惶恐之际,一把将力柱上方供奉的金印夺至怀中。

胖子颇为惊讶:“怎么,秦四眼认路了?”我理了理头发,不屑地说:“千金难买爷高兴,让你家少爷学两声龟叫,兴许我就说了。

”我见他上钩,心中暗喜,故意板着脸问:“金印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抢。

”石板发出的摩擦声越来越响,大半块石板已经冒出头来,我反手抄起匕首,想要来一个先下手为强,不想对手十分狡猾,居然先将整块石板顶了上来,我半个身子一闪,避开了石板,还未来得及补上一刀。

就听有人喊道:“自己人,别乱来。

”个人已经被拖离了冰冷的河水。

巨大的压力差与氧气在第一时间将我打得几乎昏死过去,我浑身是水又重又沉,躺在地上喘了好一会儿工夫,才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人。

四眼趴在我上面,一个劲地狠拍我的脸颊,看他的样子几乎要哭出来了。

“胡爷,我的人都让你打了,气也该消了,我现在放了林姑娘,只留你兄弟一人在这儿,这个人情,你是不是该好好惦念一下。

”立刻抄起步枪朝我瞄准。

我一看不好,脚下朝着他下盘一扫,将他垫脚用的金币堆踢散了大半,他身形一晃,手中的枪立刻飞了出去。

我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罩着他脑门儿一通狠撞,那黑人看似彪壮,实则不堪一击,被我撞得晕头转向摔落金堆,哼都没哼一声就晕死过去。

四眼不解道:“既然是门,为什么连锁眼都不开一个,这叫人怎么进去?”原本缓缓上升的力柱因为陡然失去了来自金印的压力,一下子停止了上升,雨道人口处的封门砖在瞬间砸了下来,几个大兵上前推抬,想要破一个出口。

我笑道:“一般墓室的封门砖少说也有两吨的重量,你们这辈子是别想活着出去了。

”佣兵们一下子混乱起来,王清正气得牙痒痒:“给我先毙了这个混蛋!”所有人立刻抄起家伙朝我疯狂地射击,就在这时赎金室墙壁四角上的豹纹神像一下子张开了血盆大口,如瀑的亚马孙河水顿时倾灌进来,将所有人都冲得人仰马翻。

我我绕到林芳背后,借着给她解绳子的机会,将手枪塞进了她屁股兜上的口袋里,小声说:“我兄弟交给你了,机会一到,你务必带着他逃。

”说完,我将林芳推到一边,大步走向被人墙掩护得结结实实的王家大少。

我说你小子的狗屎运不是一般的好,我们几个被野兽追着满屋子跑,你一个人闲里偷安,在这里看热闹。

秦四眼推了推眼镜,很严肃地说:“我这可不是光靠运气,进门的时候我就叫你们多留意墙上刻的迷宫地图。

是你们自己不愿留心。

”我说:“谁让咱们进来的时候不注意看标示牌,这小子过目不忘,少了他,我们这趟还真是寸步难行。

”我被他“啪啪”连甩了两个耳光,吐了满地的酸水,脑袋总算清醒过来。

我爬起来一看,只见自己置身在一处长满藤蔓和苔藓的小石室中,石室里边堆满了各式动物的骸骨,我脚边就是一段被炸得稀巴烂的巨藤,一张朴实无华的石桌正好堵在缺口上边,桌子底下不断地有河水溢出。

四眼见我醒来,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幸好我在这边发现得早,这颗手雷便宜你了。

”我本想乘着这股势头将王家大少擒来当个人质,不料这小子不但心思歹毒而且防范意识极强,一点儿都不像先前表现出来的执绔子弟。

他吞了一口烟,退到人盾后面,然后又将林芳推了出来。

定眼一看,胖子头上顶着半截豹皮,从石板下钻出了大半个身子。

不过因为体型的缘故将他卡了个正着,此刻正不好意思地冲我们憨笑。

他刚说完,旁边的黑人直接举起了枪托,狠狠地砸在了胖子脸上。

胖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林芳急忙在他身后挡了一下,胖子这才稳住了身形,蝴金上顿时红了一大片。

王清正摇了摇头,又开始喊话:“胡掌柜的,想要你兄弟死得舒坦一点儿,你就出来亮个话。

我手下这些都是粗人,一会儿要是对这二位冒犯了,你可怪不得我姓王的没有招呼你。

”王清正露出一张极其狠琐的笑脸,拍了拍腰间的口袋:“你们这些下等人盗墓掘坟,为的顺几件趁手的古物出去换两口饭吃。

”秦四眼身上的衬衫早就被河水淋了个透,他脱掉外衣拧了拧,甩头说:“事出突然,我连自己怎么掉下来的都不知道。

不过这间石室我在迷宫图上见过,应该是在神庙最底下一层,这些骨头大概都是被守护神庙的野兽所猎食的动物和人。

这地方就相当于是它们吃饭的集体食堂,要出去不是难事,我只怕外面还有跟多的野兽在等着咱们。

”一走近这伙不要命的匪兵,腾腾的杀气扑面而来,胖子被两个大兵用枪杆子架在一边,脸颊上青紫了大片,外衣早就被撕扯成了破布条。

他见我过来,一个劲儿地摇头。

我眨了眨眼,让他安心。

随即对人墙后头的王清正说:“是不是龟孙子当久了,都好养成一个缩头缩脑的毛病。

金印的下落我有,可有些事情我一直没弄明白,所以暂时不想告诉你。

”林芳皱了一下眉头,站起身来对王清正说:“姓王的咱们把话挑明白了,你敢动我们一下,从今天起我要你们王家在美国永无宁日。

”我一看是王清正王大少,心中既惊又气。

这小子不是早就烧死在金矿中了,怎么此刻又会带着大批佣兵,半路杀出来搅局?林芳抬脚玩笑式地给了他一屁股,我们四人都没想到能在变化莫测的神庙里找到彼此。

四眼笑了一下,无奈道:“真服了你们几个。

掌柜的,你还要不要找媳妇了,咱们离神庙大殿已经不远了。

”我心中一沉,就听一阵推操叫骂的声音从甬道里传来,“小王八蛋,你有种放开你胖爷爷,咱们出去练练,看我一拳打得你王八尿满天飞,哎哟,我肏,你敢打我,我……”我想起在赎金室外与八爪金背豹的那番殊死搏斗,颊上又冒了一层冷汗。

不过眼下胖子和林芳下落不明,虽然暂时将王家的雇佣兵困在了赎金室里,可谁知道王清正那个小王八又会折腾出什么妖蛾子来。

既然Shirley杨就在神庙之中,我必当竭尽全力将她找出来。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四眼你要有顾忌,就留在这里等我……”我话还没说完,四眼忽然捂住了我的嘴,我眨眨眼睛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皱了一下眉头,拿食指指了指东边墙角下的石块。

王清正一见金印现世,再也不用假装客气,他手下的佣兵纷纷朝我开火,林芳拖着胖子一路往甬道外面跑,胖子大喊:“放手,老胡还在里边。

”我翻滚在地,一边往墙边靠拢,一边对胖子喊:“快走,我有办法。

”正说着,沉重的石门忽然发出了一声响彻亘古的声响,长久未曾启动的机关挂链发出了“咔咔”的声响,门缝间扑鼻的灰尘便随着巨大的响声,将一个被尘封了数个世纪之久的世界展现在了我们面前。

我仔细便听之下,闻得一阵患患窜窜的微响。

我俩靠在墙边,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那块正在一点一点向上移动的石块。

四眼的步枪早在魔鬼桥上的时候就已经遗失,我手中唯一能派上用场的也只有匕首,如果此刻再钻进来一匹金背兽或是别的什么怪物,只怕我们很难有机会活着走出神庙。

那个副官被憋了一脸菜青,王清正瞪起眼睛狠刷了他一耳光。

推开人墙,走到我跟前叫板说:“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姓王的讲道义。

保管叫你们做一个睁眼鬼。

”我大力地敲了一下金坛,所有人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纷纷朝我所在的坛子望了过来。

王家这群佣兵的素质十分出众,面对满屋子的金银宝器没有一个擅自行动的,看来王浦元是许了他们重金,甚至有可能答应了他们在事成之后可以将神庙中的宝藏尽数取之也不一定。

我一边给林芳解绳子,一边对王清正喊话:“这件事可大可小,王家的人要是真有诚意,我看一切都好商量。

”王大少并不理睬胖子,他脸上露出了一种狂热的表情,向我跨近了一大步:“印加人的不老泉,长生不老,返老还童的圣泉,就在这里,就埋在太阳神殿下面!只要找金印,我就能打开圣泉的人口,我们王家、我们王家的事业,就可以千秋万载……”秦四眼凭借着记忆,一路带着我们穿过悠长阴森的雨道,很快就来到了一扇双开四合的石制大门前,大门高三米有余,在石门的主体上雕刻着精致繁复的日印花图案,又有三眼长须的智者形象点缀左右。

胖子上前卯足了力气推了一把,石门纹丝不动。

林芳仰头望着高大的石门说:“这里应该是通往神庙中心祭祀台的门,这两扇石门在平常时候是封闭的,只有当举行重大祭祀的时候,才会从里面打开。

你们看大门上面连个锁眼都没有。

”原来这间小石室是连通赎金室与巨藤之间的换气室,美洲豹就是通过这些穿插在墓室各处的小换气室自由出入,肆意袭击入侵古墓的盗墓者。

被我切断的长藤,只是隐藏在这座墓室里的冰山一角,相信在其他地方还有更多这样的输养长藤。

事前早就准备,牢牢地攀住了被切断的长藤,顺着它一路潜入水中。

上边的人还在不停地朝水中扫射。

只听一个声音喊道:“少爷,撑不住了。

这地方马上就要塌了,快走。

”赎金室中的水位急速上升,我在水下也被波浪不断地翻滚冲击着,如果不是有长藤的牵引,恐怕早就丧命洪流之中。

我顺藤摸瓜,凭长藤伸入赎金室的通道口,摸到了墙边,这根巨藤有成年男子的腰杆子粗,由无数细小的藤蔓缠绕扭曲而成,我抽出匕首沿着墙缝与巨藤交接处连割了好几刀,无奈水下阻力王清正的副官傻乎乎地问:“你想知道什么,怎么样才肯告诉我们?”胖子哼了一声,讥笑道:“和着你们王家盗古墓、挖神庙,是为了解放全人类?我呸,少他妈的给自己脸上贴金。

”王清正冷笑道:“林上校的本事我们王家自然晓得,不过嘛,一个死人总不会有本事跟我王家作对吧!”难道说之前的一切都是他在装疯卖傻,故意演戏,想要混淆视听,借此打消我们的防备?想起刘猛就这么为了一个浑蛋主子枉送了性命,我恨不得立刻冲出去一口咬死这个天杀地灭的小王八蛋。

可眼前这般阵势不容我冲动,只好继续潜伏在金坛中,静观敌人的行动然后再伺机突围。

太大,只是挑断了巨藤上面的几撮小根须,想要闯出一处能供我逃生用的通道,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工作。

我心中悔恨,都怪自己没有事先调查清楚,以为长藤能带着我逃出生天,哪想通道口早就被千年老藤堵死,我这个摸金人终归是要葬身古墓之中,只是一想到自己将要客死他乡,心中不免懊恼。

这时我身后的水纹忽然发生了巨大的波动,不断翻滚的气泡大大影响了水下的可视度,我只觉得脚上有一个巨大的力量正拖着我飞快地下沉,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整我和四眼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他从石壁中拉扯出来,紧接着林芳也从缺口处滚了进来,她手臂上的破烂纱布已经换成了豹皮和豹骨,胖子颇为骄傲地说:“借花献佛,用老胡你猎的豹子给她换了一副新夹板,你还别说,猎豹的骨头还真硬,拗了半天才取下两节。

”我举起火把,在雕刻的凸起处拍打敲击:“一个门,如果没有锁,那说明压根就没打算打开。

我看这地方另有蹊跷。

”胖子立刻将林芳推到了一边,提脚喘向王清正,不想那小子倒是比平时机灵了许多,腰腹一缩,反手给了胖子一个耳刮子,这一下打得极重,胖子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沫子,满嘴的鲜血,张开了大嘴要上去咬他,王清正的手下见胖子豁出命了要跟他们的主子斗个鱼死网破,不敢怠慢,四个大汉奔上前来,将胖子死死地按在地上。

胖子一通挣扎,他们围成一团,提起枪托看也不看就照着他脑袋就砸,我知道自己此刻要是再不出去,胖子他们就会遇上十二分的危险,眼下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先把胖子从这群歹毒之辈的手中救下来再说。

林芳站在两路人马中间,她朝我看了一眼,我冲下金堆将她拉了过来。

王清正笑道:“这里四下封闭,只有一条道通到外边。

石室里面我的人早就搜查过了,没有霸王印的影子。

胡爷你要是知道金印的下落,我们也好合作,否则的话,哼哼。

”我将匕首藏在靴中,然后喊道:“姓王的,你想合作就让手下的人客气点,金印的下落我已经知道了,再敢为难我兄弟,咱们就争个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占着便宜。

”赎金室四周散落着大量的金币、金器,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印加文物。

我靠在金坛里不敢多呼吸一口。

赎金室的人口处,一队装备精良的外国佬手持高功率探照灯,严阵以待依次排成了两派,他们身上穿着深绿色的丛林服,外面套着防弹衣,头上戴着钢盔,手中握着AK,个个昂首挺胸,摆出了一副威武神勇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这是在武装演习,等着迎接国家领导人的审阅。

不一会儿工夫,皮靴的声音就在雨道里响起,我从金坛上的孔洞里往外一看,只见一个头发梳得油亮,嘴里叼着雪茄的少年小子挂着一脸冷笑走进了赎金室。

下一篇:第三十章 黄金大道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