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十六章 古城库斯科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十五章 欧文教授的研究报告

我一听这话,赶紧俯下头去看车身,果然贴着秘鲁的三色国徽,顿时肠子都悔青了。

出过一趟,shirley样没见着几眼,先是被美国警方通缉。

想在又抢了秘鲁警察的座驾。

赶明儿还有什么脸面回去面对家乡父老,我爹他老人家要是问我:八一,都给街坊邻居带了些什么土特产回来啊》?我怎么说,呵呵爹,。

别的没有,通缉令一打,要么?各国文字都有,我他妈的,还不如现在趁早自己抹脖子死了干净。

来不及多像,更多的酒杯酒瓶纷纷砸了过来,酒吧里的人忽然发了疯一样,圆凳,长桌抄起来就砸,根本不看对方是谁,秦四眼站在门口大叫:“你们块出来,里面的人在打群架!”跑到一处石头台阶的时候,一个人忽然从旁边的小矮屋子里冒领出来,我一看,光亮亮的一颗大秃头,可不是之前去找老向导的秃瓢嘛。

王浦元点了点头说:“你们的本事我都有耳闻,既然你肯加入那是再好不过了,我立刻然他们去准备,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讲出来。

”其实我选择与王浦元合作,完全是无奈之举,美国这片地方,我们一没钱脉二没人脉,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更别说此行的目的是远在拉丁美洲的秘鲁,一个只是在广播新闻里听说过的国家。

我们唯有加入王浦元组织的队伍才能有机会深入追查下去。

好在我们手头还有足够的筹码,没有祖母绿戒指,他王大老板空凭一张缺少坐标的地图终归是无法找到神庙的所在。

我说酒馆斗殴不算重罪,等咱们进了热带鱼领警察也未必敢往里面追,秦四眼苦笑了一下,指着小王八说:“这位大少爷打了巡逻警,咱们的车是从人家手里抢的。

”“继续开,库斯特不能久留。

我们现在直接去提他玛村,在那里找土著向导进林子。

”秃瓢擦了一把脸上的血,然后对我们说:“阿拉不拉老先生遇害了,我们晚到了一步。

这位是他的女儿,多利尔小姐。

”小王八瞪着眼睛跟我叫板:“死土鳖你说话邮着点。

少爷我怎么说也就哈佛考古系出来的高材生。

你们这帮连美洲史都没有读过的乡巴佬。

少了我,怎么在秘鲁混。

”胖子见我受伤,二话没说揪着我的衣领往外拉,我本来想说哥儿们没事,咱找酒瓶去角落里看着,没想到眼前一黑,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个高大的人影,直接把我给压倒在地,这一下的分量极重,我只觉得自己肺部的空气在一瞬间给人挤了出来,别提有多难受了,胖子在边上憋着一脸坏笑,十足的损友。

我抬起手臂,想给压在我身上的家伙一拳,可仔细一看,居然是个娘们儿,人早就晕过去了。

我们刚到小酒馆,不幸碰上当地酒鬼斗殴。

我不但被无辜牵连,挂了满头彩。

还差点儿被一个身材高大的印第安少女压死。

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难怪胖子在一边看着穷乐呵就是不肯向我伸出橄榄枝,和着知道我不敢打女人,等着看我笑话呢,我推开那个昏迷不醒的小丫头对胖子说:“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那个仗义的小胖子到哪去了。

难道在资本主义国家待久了,连我最亲密的战友王凯旋同志都被无情的腐化了?”但是秦四眼说:“我们人太多,直升机拍不上用场。

不过有了他做支持,我们在丛林里的轰动会方便很多。

”这栋小酒馆很有西部风味,想起来也是西班牙殖民者留下的建筑,我们几个人中间最沉闷的秃瓢一走,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秦四眼和小王八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又吵上了,胖子和我商量着先喝他两盅当地的好酒再说,我随手推开酒馆的小扇门走了进去,酒吧里头乌烟瘴气,大白天已经有很多人围坐在酒桌边,喝酒抽烟。

我们两人在吧台上做了一阵子,死活没看懂酒瓶子上面写的是些什么东西。

胖子说:“要不然就随便点一个,管他是马尿还是牛骚,先喝起来再说。

”俗话说得好,强龙难压地头蛇,何况人家还是蛇鼠一窝,我们留下来硬拼那就是自寻死路。

强出头的事,偶尔干一下还可以,但不适合作为主要事业长期奋斗,我们一出小酒馆,先是给外面的夕阳晃了一下眼,紧接着身后居然出来了几声枪响,我一看不妙,这群家伙动真格的了,更是不敢迟疑,恨不得连手都用上,没了命的逃。

古城的道路十分崎岖狭窄,我们逆着人潮一路狂奔,又不熟悉当地交通,被那群人追的上蹿下跳跟洞里的耗子没什么两样。

秃瓢身上全是血,眼睛红了一大片,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来不及解释,一看我们身后的追兵,抄起家伙从窗户里直接跳了出来,“啪啪”朝地上放了两枪。

那群人见他这幅凶神恶煞的样子,纷纷止住了脚步。

这时我们身后响起了一声口哨,回过头一看,小王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吉普,正在阶梯尽头“突突突突”地等着我们。

王浦元出来打圆场,说直升机可以作为我们后备的战略支持,负责我们空投物资,后续撤退用。

我十分赞同这个想法,就对胖子说:“敢于做梦是好的,勇于实现它更是优秀的。

不过咱们现在是一个团队。

如果你带头搞特殊化,其他同志会有意见。

这样做不但破坏了我们的内部团结,也损害了你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

要不这样,咱们回头撤退的时候,就由你做直升机带领大家冲出亚马孙,到时候再让驾驶员带着你围自由女神绕三圈,俯视这片被资本主义吞噬的大地。

”秦四眼说:“桑老先生对我有知遇之恩,何况王家人多势众,多一个人,你这边也多一份照应。

八一兄要是看得起我秦某人,不嫌我累赘,那咱们这一趟必要共同进退。

”我和胖子轮番把小王八臭骂了一顿,吉普车日夜兼程,终于在汽油耗光之前感到了提他玛村附近的小镇上,我们把惊魂未定的多利尔小姐送到了当地医院,幸运的是正好有几位修女在医院传教,我们将多利尔小姐托付给他们,留下了一些香油钱,这才离开了最后一个拥有现代文明的小镇,徒步向提他玛村这个距离亚马孙丛林仅1.5公里的土著村落走去。

投影反射在墙面上的地图上有一层塑料纸标注的地图坐标,还有精确地地形比对,王浦元和他旗下的学者研究了四十多年,最终确定看霸王印所在的位置是一座16实际后印加时代的太阳神庙,这座神庙被人们遗忘在无尽的热带雨林中已经长达数个世纪,虽然他多次派出过探险队,自己也曾今试图前往,但以为缺少关键的经纬坐标和路标只是,不但屡次无功而返,损失也是相当巨大的。

不过胖子已经没工夫跟我斗嘴了,不知道为什么,酒馆里的醉汉看见胖子跟老牛见了红裤衩似的,一个劲的往他身上撞,那些红皮肤穿着尖头鞋的男人嘴里吆喝着我们听不懂的号子,跟猴子似的左摇右闪,不是的向我们投掷酒杯,酒瓶。

胖子因为听不懂他们在喊什么,又被几个酒瓶子砸中了屁股,此刻十分气愤,抄起手边的园桌子狠狠的砸向渐渐包围我们的人群。

我怕那个印第安小姑娘被误伤,心里嘀咕着一个姑娘家没事怎么跑这种地方抛头露面,就把她扶了起来。

喊完,两人双脚飞踢踹倒了一排酒鬼,夺门而逃。

胖子比较关心印加帝国的黄金宝藏,系上背包兴奋的说:“老胡啊,想不到转了一圈,咱们又干起了老本行,看来工兵铲还真带对了。

”这时秦四眼已经冲进了人群,朝我猛地招手:“老胡,快跑。

他们要抓的是这个女人。

”我们不敢等着,几个立刻学着小王八的样子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小王八说:“你说的那个是屁话,连驾驶员带乘客一共只能做四个,挤一挤?你这个死胖子一个就顶俩。

怎么挤,在下面给你挂一个运输带行不行?”胖子是个硬犟筋,取笑他说:“探险寻宝是个体力活,别说你小王八蛋读的那些个书顶个屁用,就算真有用,进去之后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还不是思路一条,你见过拳头大的鞋子吗?见过吗?”既然王浦元已经向我们摊了牌,那我也不好在装傻充愣,立刻表示祖母了绿戒是我们“一源斋”大掌柜的信物,绝对不会假借他人。

何况桑老爷子心愿未了,在寻找霸王印的立场上,我们可谓是站在同一战线的“敌人”,既然要去,那就得一块去,至于最后鹿死谁手那就全看各自的造化了。

王浦元的运输队效率之高几乎叫人咋舌,还在商会顶楼给我们准备了一架S-51,胖子激动地指着人家的直升机说:“我爹给我讲过抗美援朝的那会儿,漫天飞得都是这种鸟直升机,我后来天天做梦,们见自己捡了一块小石子儿,搜 的一声把它打下来,漫天飞机,都是我用石头子儿打下来的,我童年纯真的梦想。

”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太阳城库斯科,这座从侵略者的战火中重生的千年古城地处安第斯山脉的山谷,被丛山峻岭包围,加上山谷撕走葱郁的林木,整个地区气候宜人,丝毫敢收受到寒冬的侵袭。

秦四眼说“库斯科”在当地人的语言里是“世界的中心”的意思。

传说中的第一任印加王曼科,卡帕克使用了太阳神赐予的金杖,定都在库斯科,印加国本命叫“塔万廷苏龙”,意为四方之地,由此可见被称作世界中心的库斯科在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有多么的神圣。

到达秘鲁之后,我总算见识到为什么秘鲁又被叫做玉米国,这里导出是一望无际的玉米田,华人代表汤姆陈介绍说玉米自古就是秘鲁的主要经济作物。

他们商会里的大部分华裔商人,做的收拾和玉米有关的深加工,我想起王浦元家的农场,哪里的玉米产量和我们眼前的玉米地比起来,那真是不值一提。

我做在车上,眼前所见几乎都是玉米的海洋。

我带头鼓掌,说秃瓢不但伸手敏捷,学识也十分广博,不愧是在实战中锻炼出来硬杆子。

秃瓢有点儿不好意思,谦虚的说这些东西不值一提。

走着走着,打头的小王八忽然停住了脚步,胖子拍了他一脑瓜子,说你小子又犯什么毛病。

没想到这次小王八破天荒的没有跟他顶嘴。

二是将双手举得高高的。

我们往前一看,只见大帐篷外面齐刷刷的站满了浑身涂抹着黑色图腾的男子,他们头上插着色彩绚丽的羽毛,每一个人手上都举着一根细细的有点像弟子的木管,管口统统瞄准了我们的方向。

王浦元自然不会让师门神印落入叛徒手中,他与桑老先生既是一生的死敌,同样也是惺惺相惜的对手,两个老头斗了一辈子,总不能叫一个叛徒捡了便宜。

他当即吩咐手下去准备秘鲁之行的所需物资然后又拨通了几个电话向有关部门的头头索要方便。

胖子还是不肯放下童年的执着,他说:“我们五个人,其实还是可以挤一挤的。

”胖子一听这话比我还激动,几乎要跳了起来:“我cao了,这帮红皮猴子还要不要脸了,一帮男人为难一个小娘儿们,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

老胡,你扶着她点儿,这群菜头交给我收拾。

”我说咱们是去雨林里找印加人的和尚庙,不是挖土摸金。

你那铲子留着拍那些个巨蟒恶蚊还差不多,可别指望这能挖到什么印加黄金冢。

胖子说:“那可不行哎,我听老头说当初那什么印加国王的弟弟带着老多金子退守二线,咱们这趟主要任务虽说是营救杨参谋长,可挖金子的事作为副业,也不能耽搁了。

”胖子说你这是废话,如果不是他们老大的帐篷他们还跑个屁啊!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东西,你一人在那瞎嚷嚷个什么劲,我怕他们又吵起来,吓着周围的土著,就随便问了问秃瓢这个部落的风土人情,岔开话题,他们几个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亚马孙土著,也就不再多嘴,我们一边往大帐篷那边走,一边专心听秃瓢的讲解。

小王八经不起挑衅,开始跟胖子争辩说丛林里边根本没有蝎子。

我懒得劝架,总觉得这两人碰到一起就吵个没完,上辈子也不知道谁欠了谁的,我又对秦四眼说,这趟太危险,亚马孙丛林的厉害我虽然没亲眼见过,可相比云南的毒沼密林恐怕不输只赢。

那是一片被人类遗弃。

同时也将人类排除在外的地方,你没有必要跟我们一起冒险。

小王八开着车,摇摇头补充说:“咱们这趟祸闯大了,不止是竹竿子的人马,回头当地警察也会找我们麻烦。

”在火车上,我们已经制定好了行动计划,先去到库斯科,在这里有王浦元为我们安排的向导,以为库斯科博物馆的研究员,据秃瓢说这位研究员是印第安人和西班牙人的混血,常年西欧年股市印加文化的研究,有雨林考古的精力,会说印加人的克丘亚语,对我此行有几大的帮助。

以往王浦元的探险队都是邀请这位老先生担任顾问,有他在,我们此行自当如虎添翼。

不过,我也对秃瓢和小王八说,这次行动要冒很大风险,除了那位传说中的老向导,在场的各位都没有在亚马孙雨林里生活的经验,到时候进了林子,务必要听我指挥,不能擅自行动。

我赶紧拉着胖子,生怕他随手拣一块石头把人家老王的直升机砸穿了。

王浦元指着在地图上一块用太阳神头像标注的地方对我说:“胡八一,如果这些黑衣人背后的大东家真的是司马小贼,那么现在,这伙人应经踏上了寻找霸王印的旅程。

你那个相好的杨博士若是没有死,势必会追踪他们一路前往。

我王浦元断不会眼睁睁的瞧着师门宝物白白落入他人之手,至于你想不想加入,那全凭个人的意愿,老夫绝不勉强。

只是我桑师弟的那枚戒指,还希望你能卖个人情乖乖地交出来,不要延误了时机。

”试想在705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去寻找一座距今已经千年的建筑物。

如果没有精确的地图坐标。

枉凭他天王老子真有通天的手段,只怕有生之年也绝无一丝希望。

何况现在竹竿子的队伍已经先我们一步将所有信物集齐,相信早就已经踏上了旅途。

我们这群人要是在墨迹下去,只怕不仅会错失神印,连shirley杨也会有性命之忧。

越是接近提他玛村,植被变化越是明显,我们已经进入了热带雨林气候下的秘鲁东部,这里属于亚马孙河上流域,为山蘼地带与冲积平原,终年高温多雨,森林遍布,地广人稀,尔秃瓢口中的提他玛村就是我们进入亚马孙雨林之前,最后一个有人类活动痕迹的补给站。

我说:“此言有理,不能叫这帮红皮猴子看咱们笑话。

”于是敲了敲桌子,随手指了一下吧台后面的酒鬼想让老板给我们先上一瓶再说。

没想到一个晶莹剔透的大玻璃杯忽然照着我的脑袋,“咣”地一下砸开了花,我顿时感觉头昏眼花,脚下有些不稳,我一边扶着流血的额头一遍在心中暗骂这是哪里跑出来的丧门星,怎么老子什么都没干呢,就无缘无故低挨这么一下。

他妈的,难道这是秘鲁人表示友好的方式么?因为时差的关系,我们到库斯科的时间很不凑巧,博物馆已经关门了。

秃瓢事先几次联系都没能跟老向导接上头,汤姆陈一心挂念他的生意,我看他心思根本不在我们几个人身上,无非是受了王浦元的指派不得不接待我们,索性就把他打发走了。

秃瓢把我们几个人带到博物馆附近的小酒馆里休息,他自己准备先去老向导家里看看情况,别不是老头年纪太大已经登了极乐,那我们这样一大群人找上门去显然不太合适。

秃瓢一直是我们几个人里面最低调最老实的,可能跟他常年从事保镖工作有关,人虽然长九九藏书网得五大三粗,不过做事却异常细心,他见我们几个人都在等他讲故事,脸居然还红了那么一小会儿,摸了摸头上的绷带说:“其实我也是不太清楚,只知道上次跟王老板来的时候,见识过他们的毒箭,那种吹箭十分厉害,我亲眼看到过他们的勇士,一箭射死了丛林里的豹子。

”我踹开一个扑向我的斗篷男,把小姑娘塞到秦四眼手里,让他和小王八驾着人先跑,然后回头对胖子说:“别傻了,就你那点儿地想觉悟我还能不知道,不过就是屁股上挨了几下,心里不平衡,想要打击报复一下。

我懂的,没事,来,咱们哥儿俩一起。

”说完我和胖子豪情满天的大吼了一声,在场的印第安人都被我们震住了,一是不敢轻举妄动。

我看准了机会大喊一声:“跑!”一个下午的功夫,所有是想均被他安排得妥妥当当。

我,胖子,小王八,秃瓢,还有秦四眼均在队员名单之列。

我说:“你家少爷是不是别凑这趟热闹,回头有个闪失,老王家可就绝后了。

”进村之前秃瓢给我们大了一个预防针,他说当地土著很少见到外人,他也是之前跟我老板的探险队从这里经过的时候与他们打过几次交道,所以我们必须低调行事,不能打扰当地人的生活,能找到愿意带我们进入丛林的土著向导那是最好,如果不能,那只好靠我们自己的本事在丛林中摸索。

秃瓢说克丘亚语的水平和我说英语的水平差不了多少。

这趟没有阿拉布拉先生充当翻译,恐怕我们的进度要落后许多。

按照之前的计划,王家的空投机要在第二天早上才能到达,所以我们势必要留在村子里过夜,如果不能和当地土著达成友好协议,我们就有可能要睡在蛇虫遍地的丛林边上。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们纷纷露出了最友好的笑容,踏入了这个传说中的原始部落。

一进提他玛村,我就明白了何为秃瓢说的原始土著,这些人穿的衣服就像我们在博物馆里看见的史前人类一样,不分男女老少,身上穿的都是用植物的根茎编织成的遮羞布,他们的肤色洪亮,身上全是纹身,看见我们进村,一个个的都露出了恐惧的神情,纷纷避而远之,朝着村落中心最大的帐篷跑去,小王八为了卖弄他在大学书本里学到的知识,很得意地指着那座用木头和枯草搭建的帐篷说:“你们看帐篷顶上盖的驼毛圣旗。

那是土著族长的标志。

”我这才注意到,吉普车的后排上蜷缩着一个全身发抖的人,正是刚才在酒馆里险些将我压死的印第安傻女,秃瓢从鼻子里呼了一口气。

扼腕道:“我在石阶路上绕错了方向,耽误了一点时间,他妈的,就差一步,我进去的时候阿拉布拉现身已经被别人切断了喉咙,有几个当地人正要对多利尔小姐下毒手,我开枪打死了一个,让多利尔小姐去酒吧求救,没想到一个亚洲人忽然从后面袭击了我。

” 秃瓢指着脑袋上一道皮肉四绽的伤口说:“那家伙又黑又壮,我估计他就是蒋平说的那个黑壮汉,竹竿子此行的得力干将。

”进了库斯科城,我和胖子彻底成了瞎眼睛,对于这座充满异域风情的古都来说,我们才是外来者,这里道路狭窄泥土飞扬,导出都是用石板铺设的陋道。

建筑风格基础上保持了当地原始风貌,还有不少西班牙殖民留下的遗风。

狭小的道路两边密密麻麻地站满了贩卖格式土产品的小商贩,城墙下坐着乞丐流浪人,路上的行人多是红色皮肤的印第安人,他们披着驼毛编织的斗篷,带着具有民族特色的尖帽,从我们这群黄种人身边走过时无不侧目观望。

我因为连最基本的西班牙语都不会,招呼也打不上,只好不停的向路人报以友好的微笑,一路笑下来,脸都僵了。

秃瓢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丢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心里那个美啊!德产瓦尔特,半自动9毫米手枪,这可是在国内绝对不可能摸上的好东西。

王浦元那边除了他的孙子那个自称考古系高材生的王清正,还有就是老头的心腹刘秃瓢,这个刘秃瓢据说是蒙古人的后裔,不但骁勇善战,而且为人低调,十分懂得进退,王浦元自己虽有心出战,无奈岁月如刀风霜似剑,身体条件所限他无法跟我们一同进入亚马孙流域。

临行前他对我说:“我这个孙儿平时娇生惯养,不成气候,也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这一路还麻烦你多多关照他。

”我们一行人轻装上阵,改坐火车,先去美国边境,再由当地的华人商会代表接待入境,一路上虽然颠簸缺看到了瑰丽多彩的拉丁美洲风情,这块处在南半球的大地上有太多雄伟壮阔的景色,有太多见所未见的动植物,这里有着和中华民族一样古老的人类文明,又是一片保持着原始风貌的自然之洲。

我心说少爷兵架子再大,进了林子还不是任老子处置,别的不说,热带雨林里的气候条件就够他受一阵子的了,去不了大幺蛾子。

不过面子总要给他一些,谁让老头出钱又出装备,连随行的翻译都给安排好了。

我拍着胸口向王浦元保证:“王老板,你放心。

这趟有我就有他,王家少爷回头给您练解释了再送回来。

”胖子听完我的计划十分心动,表情真诚的随我说:“我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组织让我到哪儿我就到哪儿,包括站在自由女神的手电筒上,做一颗闪闪发光的螺丝钉。

”我那这个硬骨头律师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他一同前往,不过事先约法三章,进了林子一切得由我说了算,如果发生意外,只要我喊停,他就必须退出。

最要命的是黑头盔,他隐约听懂了我们的意思,非嚷着说这是非法活动,必须把这东西交给警方由他们组织探险搜救队,我对他说哥们这事你就别跟着掺和了,先保住小命活着从王家的地盘走出去才是真的。

好在黑头盔是一个懂得变通的人,不像有些老外死心眼,非把自己往绝路上逼,王浦元本来就没把这个小警长放在眼里,见他规规矩矩的坐在角落里,也就没有再提杀人灭口那档子事。

我本来推测竹竿子的队伍已经先我们一步进入了亚马孙雨林,看样子他们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向导,威逼利诱不成索性杀人灭口,要除去阿拉布拉一家。

那个叫做多利尔的印第安少女,虽然个头不小,可仔细一看也就十八九岁,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在面对一群闯入自己家中的暴徒时还能够沉住气冲出来求救,实在是难能可贵。

只是她眨眼间痛失亲人,此刻已经魂不附体,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不肯和我们任何一个人说话,我们一群大老爷们,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她,还是秦四眼心思细腻,他说到了前面的城镇,找一家医院把多利尔小姐送进去,一来看看她有没有伤,二来医护人员见她浑身是血必然会报警,三来医院毕竟是社会性的机构,如果有追兵也不至于敢贸然冲进去行凶,何况我们已经暴露了行踪,他们势必会一路追击,她一个神志不清的小姑娘跟着我们太危险。

“老胡,别美了,块掩护我们撤退!”胖子一遍和为首的印第安人搏斗,一边朝我呼救,我和秃瓢一左一右,护住胖子,边撤退边朝着追兵开枪,小王八就在车上等得不耐烦了,刚才在小酒馆,他光顾着跟秦四眼吵架,没赶上动手的好时候,此刻见我们撤退的速度太慢,干脆一踩油门,倒着车向我们冲了过来。

小吉普被他在石板阶梯上一震,差点散了架,好在我们已经及时冲了上来,三个人都来不及用手,直接挺着肚子跳上吉普的后座,秃瓢一翻进去,脑袋直接砸在了铁板上,疼得眼泪都下来了,可为了面子死活不肯交出来,小王八握住了方向盘,狠狠的一转,我们瞬间从台阶上飞了出去,奔着一条大路开了起来,后面的追兵显然不想放弃,一直追着我们放枪,不过人腿始终跑不过4个轮的,很快就被我们甩掉了。

下一篇: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