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九章 可耻的叛徒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八章 古平岗老宅

我顺着小路很快找到一间隐藏在拐角处的青砖小屋。

里面传来激烈的搏斗声和叫骂声,我心想这可好,老头子平素得罪的人太多,还没轮到我出手,已经有人替天行道找他晦气来了。

虽说听墙根子不是男子汉大大夫该做的事,可又不是我故意要听的,谁叫我就站在窗户底下呢?我说:"您快别感喟人生了。

您现在必须相信广大的医疗工作者,您这点儿伤,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

来,您快趴我背上,我背你走。

"不过我来这里是为了给桑老头人民的铁拳,实施正义的制裁。

至于他院子里到底是闹耗子精还是黄大仙,那我可管不着,当务之急是把老头子找出来。

没有竹竿子带路,我转了半天也没找到内堂的大门,就想着要不要先顺他两件古玩改日再来。

忽然,一阵瓷器破碎的撞击声从不远处传来,我一听有动静,撸起袖子直往里边冲,心想:老小子让你再躲,今天要是不把你拔成一颗秃毛和尚,你还当你胡爷爷是吃素的!果然貂皮佬搓了搓手,对桑老大和颜悦色道:"我们走马行船的号子,最怕就是上货路途中出纰漏。

人祸好挡,天灾难防。

我听说桑老板手上的'虎威'宝珠能辟世间百邪,这趟来南京就是为了求此珠。

'一源斋'规矩大,我们也只好按道上规矩走。

如果桑老板现在要保这个小子,是不是能拿出点儿诚意来?"跟赵蛤蟆分别之后,我独自去了夫子庙,想找桑老头讨个说法。

谁料想到那地方一看,"一源斋"大门紧闭,上面落了一枚双头狴犴紫金锁。

这玩意儿以前是衙门里头专门用来锁红头文件的金贵东西,县太爷得拿三香五谷,天天用鲜果供着,饿着老婆孩子也不能亏待了它,现在被桑老头随手一挂成了看家护院的铁头锁。

我在心中为它鸣了一声不平,决定一会儿出来的时候要找个机会解救它。

桑老头被他气得又连咳了几口鲜血,大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

竹竿子走到他面前,耳语了几句,老头子瞪大了眼睛,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口吻自言自语道:"他还没死?不可能,不可能了,这么多年了,他早该……"说完又是一口浓血喷了出来。

看样子就算竹竿子不对他下毒手,也撑不了多久。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双臂护头,撞开了木窗直接冲了进去。

竹竿子怎么也没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撞破他的阴谋,脸色一沉,低声说:"是你。

"我被窗上的老木头撞得眼冒金星,一时辨别不清方向,只好强作镇定:"就是你爷爷我!"http://www.99lib.net我最烦他们这种形式主义的官方辞令,抄起手边的青花瓶砸了过去。

貂皮佬没想到我会冷不丁地偷袭他,吓得缩起脑袋,大喊护驾。

我说这都什么年月了,你还护驾,护你个头护。

我本来想告诉他,现在国家明令禁止遗风余俗,你就是带着传国玉玺也只能火葬。

可一看他这副模样,只好点头应诺,接下这桩天大的麻烦。

桑老爷子也很激动,拖着我的袖子想说些什么,我说您先一边歇着,我待会儿还要找你算账。

不想他硬是撑起身子,对我苦笑道:"傻小子……门没锁……咳咳咳咳……"我一听这话,肠子都悔青了,怪自己太鲁莽,也没试试正门上锁了没有。

妈的,还没出手已经在敌人面前失了面子。

我强忍着尴尬站了起来,竹竿子此刻也在掂量我的实力不敢贸然出手,其实那一刻,我眼前还是一片雪花什么都看不清,他要是来个突袭我根本招架不住。

怪就怪这小子心机太深,非要把对方的底细搞清楚才肯出手,就像对桑老爷子,我看他一定是潜伏多年才逮住了今天这样的天赐良机。

对付这样的兔崽子,就得耍横的,要不然你玩儿不过他,就是个死字。

我死死地盯着他的动作,想要寻找先发制人的机会,两边正僵持着,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朝门外看去。

只见一个戴着皮帽的老头,在两队人马的簇拥之下得意扬扬地跨进门来。

我心说晦气,恨不得能开辆坦克把这一屋子王八蛋都给碾碎了才好。

选择权一下落入貂皮佬手中,他先是安静地把我们三人轮流扫视了一遍,像是在心中评价哪一块肉更有油头。

最后哈哈一笑,向竹竿子大步走去,伸出双手要与他握手言和。

我心中一沉,老奸商果然是重利轻礼的生意人。

既然眼前的局势已经是回天乏术,那么现在能做的唯有争他个鱼死网破,可是我看看自己浑身上下,好像连一点儿同归于尽的本钱都没有,不禁暗自恼火。

回头去看桑老大,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好像完全放弃了希望在等死一样。

我俯身对他说:"老同志,咱还不到绝路,那几个守门的都是花花架子,待会儿我数到三,我们一起冲出去,能活一个是一个,总比坐以待毙要强。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从这么一群亡命之徒手底下活命的概率少之又少。

可看着桑老爷子一脸末路枭雄的颓败之相,我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能在死前给老人一点儿安慰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不想他听了我的话,只是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小子,你太嫩了。

"我一听居然有人能把桑老头逼到了绝路上,立刻爬上窗台,想要看个究竟。

只见屋内乱作一团,桑老爷子倒在一排碎瓦之中,脸色发青,胸前的衣襟被鲜血染得通红。

竹竿子在一边观望形势,见两只老狐狸渐渐谈拢。

冷不丁地说:"杨大当家的大老远跑一趟,只带一颗小珠子回去,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我心想说了半天,还不是要把珠子匀过去。

分明是奸商本质却硬要装出万事好商量的模样来,实在叫人恶心。

此话一出,貂皮佬眼角皱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他反问竹竿子:"司马兄的意思是?""桑老大,别来无恙啊!"貂皮佬装九_九_藏_书_网模作样地向老爷子作了一个揖。

又冲竹竿子点了点头,最后看着我说:"两位的家务事,我姓杨的没兴趣过问。

不过这小子的脑袋,我是要定了,希望主家能行个方便,通融通融。

"按赵蛤蟆的意思,既然有命逃出来,那就是老天爷赏我们机会,切不可再回去自寻死路。

他琢磨着小店也不要了,我们直接取道火车站,有什么票去什么地方,先出了金陵城这片苦海再说。

貂皮佬没想到桑老大还有心思保护我这个外人,眼珠子滴溜了几圈,让他们放下武器,笑着说:"我们生意人最讲诚信。

要是桑老板肯行个方便,我们自然不会为难这位小兄弟。

"貂皮佬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连说几句好办。

竹竿子站在他对面,依旧一副冷言冷语的模样,十足的叛徒嘴脸:"大掌柜,有些人等不了那么久,我只是替东家办事,希望您能明白。

"翻墙头这个活儿对我来说属于日常操练的范围,找了一处僻静无人的墙根没费多大工夫就翻进去了。

不知为什么,外边明明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可一进到"一源斋"里面,四周都透着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意。

总觉得跟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有些不一样。

连院子里的草木山石都变得狰狞可怖,灵气全失。

都说物久成精,难道是因为桑老头店里收藏了太多古物,所以才会业气横行,乱了此处风水?"追!找不到活人就是尸体也要给我拖出来!"貂皮佬一挥手,守在门口的七八条汉子立刻跟着他追了出去。

这死小子,扯着民主的大旗为自己闹革命,一上来就企图占领道德的至高点。

看来我对他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这就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儿狼。

老头死活不肯,说:"胡八一,你这个小混蛋。

要不是老夫身边无人,怎么也轮不到你……也罢,只当是天意,你听着,从今天起,你就是'一源斋'二十四家行铺的总掌柜,百十号弟兄以后都指着你混饭吃,咳咳。

我手上这枚祖母绿的戒指,能打开后堂里的仓库,里面的资料你随便看。

我们总店原本是在美国唐人街上,我老觉得在洋人的地盘上不自在,想不到刚回来没几天……哎,这也是命。

我死后,尸体先不要入土,你去总店找我的一个老伙计薛一棍,他会交代你一样东西,等那东西到手再与我一同下葬。

"我一看,来者居然是昨天在"一源斋"里那个戴皮帽的老头,心中大喜,卯足了力气,把攀在我手臂上的幼尸甩了上去,对它说:"小朋友,那才是你的亲爷爷。

"楼上立刻惊叫连连,随即又响起了枪声。

我乘机缩进了通道口,将石板狠狠地从里面扣上。

我和赵蛤蟆一刻也不敢停留,在漆黑的石道里玩儿命地一路往前跑,直到前面出现了一道亮光,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我说不行,冤有头债有主。

有些事情我必须找桑老头当面对质,问个明白才行。

我们两人在公共厕所门口分别,约定日后找到落脚点,一定相互知会一声。

他乐得喘不过气,搞得从厕所里出来的女同志纷纷向我们投来了恐惧的眼神,生怕我们是不安好心的严打分子。

我看貂皮佬笑而不语,心中反倒没有那么顾忌。

生意人讲的是个"利"字。

他有所求,我们就方便牵制他。

我没想到貂皮佬虽然势利,却也有一套做人原则。

更没想到桑老爷子居然早就料到他会站在我们这边。

我这些年做摸金校尉总觉得已经见惯了江湖险恶人间冷暖。

现在看来,我的人生道路才是刚刚开了一个小头。

由生到死全是转瞬间的事,直到人去楼空我才意识到自己又从鬼门关里绕了一圈。

桑老爷子半倚在墙上,把我招了过去,他冷笑道:"司马小贼,终归是棋输一着。

做买卖讲究一个'先来后到'。

杨白菜既然已经与我点头,又怎么会做他的帮凶。

咳咳咳,我们跑江湖的最恨的就是吃里扒外的http://www.99lib.net反骨……咳咳咳……"赵蛤蟆三步并作两步,急忙从洞口爬了出去。

他一出去就大叫:"老胡,快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自由的味道太美妙了!"我从洞口探出头,只见外边阳光和煦鸟语花香,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空气里会有一股奇特的味道?爬出来一看,我当场给了赵蛤蟆一脚:"你他妈的敢骗我,这他妈的是公共厕所门口!"他摇头道:"来不及了,内伤。

老夫命不久矣。

想不到人到垂暮,最后守在我身边的却是只有一面之缘的毛头小子。

"貂皮佬的手下一个个都急了,抄着西瓜刀要上来砍我。

桑老头一声怒吼:"放肆,也不看看地方!杨二皮,这就是你们跑道的规矩吗?"话音刚落,貂皮佬那边已经动起手来,几乎是眨眼之间,只见寒光一闪,竹竿子脖子上被人抹出一道血泉。

他踉跄了几下,撞在古董架上,碎了一地的瓷器。

貂皮佬大叫一声好身法,亮出了夹在掌心里的匕首,又是一个箭步开弓,朝着竹竿子的脑袋劈了下去。

那小子也算是条硬汉,他单手夺刀硬挡了一下,提脚踹向貂皮佬腹部,乘着貂皮佬闪避的空隙,他甩起身后的木架子,将窗户砸出一个洞来,飞身逃了出去。

"你这个反骨仔,居然串通外人谋害老夫,咳咳咳,我死了也没你好果子吃!"桑老爷子又抓住我,急切地说道:"还,还有一个人,千万小心……他,他还没死,他……""他"了半天,老爷子一口气没接上来,直接见毛主席去了。

竹竿子瞥了我们一眼,对貂皮佬说:"我们掌柜的现在被外人挟持,难免会言不由衷。

杨老大要是肯助我一臂之力,咱们两家日后的合作还会少吗?"我把桑老爷子扶了起来,对他说:"您现在别忙着思考打击报复的问题,咱们先去医院。

"桑老大问他:"你想要的可是宝珠'虎威'?"桑老大胸有成竹地说:"老夫可以考虑破一次例,不过还要劳驾杨老弟一会儿出门的时候,把店里的垃圾也顺道处理掉才好。

"

下一篇:第十章 美国之行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