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一百二十章 九曲回环朝山屽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莽丛中

说罢三人一起动手,用绳索穿过石门一侧的铜环用力提升,随着“砰”的一声石门开启,显露出一个狭窄的通道。

我用信号枪对准深处打了一发照明弹,划破了地下的黑暗。

惨白的光芒照在洞穴深处,我们看见那里还有无数巨大的白骨和象牙,是条规模庞大的殉葬沟。

Shirley杨头脑转得较快,让我们到神殿外去看看,我们急忙又掉头来到外边寻找,最终找到山神殿外。

只见殿前的葫芦不知什么时候裂为了两半,下面露出一道石门。

这石门被修成了蟾蜍大嘴的形状,又扁又矮,也是以火红的嶳云石制成,上面刻着一些简朴的纹饰,分别在左右有两个大铜环,可以向上提拉。

胖子拍了拍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说道:“大不了在下边碰上只大癞蛤蟆,有这种枪,还怕它不成。

就是癞蛤蟆祖宗来了,也能给它打成蜂窝。

”于是我让胖子帮忙,按九曲回环之数从左至右先将蟾口分别开合,再以《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盾”字卷配合“易龙经”中的换算口诀,把石头蟾蜍一只只的按相应方位排列。

我再仔细一看,发现九只石蟾蜍的大口有张有合,蟾头朝向也各不相同。

这些蟾蜍石刻的嘴都可以活动,也有石槽可以转动身体,九只蟾蜍各有四个方向可以转动,加上蟾口的开合,如果算出有多少种不同排列也要着实费一番脑筋。

而且这些石头机关应该从左至右按顺序一一推动,如果随便乱动,连续三次对不准正确的位置,机括将会彻底卡死。

我举步而入,只见正殿里面也已经长满了各种植物。

这神殿的规模不大。

神坛上的泥像已经倒了,是尊黑面神,面无表情,双目微闭,身体上也是泥塑的黑色袍服,虽然被藤萝拱得从神座上倒在墙角,却仍旧给人一种阴冷威严的感觉。

我们初见这只葫芦,心中俱是一凛,它的颜色竟然鲜艳如斯,这可当真有些奇怪。

待到拨开那丛跳舞草走到近前一看,方知原来是用红色嶳云石作为原料。

嶳云石天然生就的火红颜色,最早时的红色染料便是加入嶳云石粉末制成。

我和Shirley杨闻声上前,只见在无数条藤萝植物的遮盖下,正对着红石头葫芦的地方有座供奉山神的神邸依山而建。

虽然这里的地形我看不清楚,但是应该是建在背后这道山峰的中轴线上,采用“楔山式大木架结构”分为前后两进,正前神殿的门面被藤萝缠绕了无数遭,有些瓦木已经塌落。

顶上的绿瓦和雕画的梁栋虽然俱已破败,但是由于这里是水龙脉的穴眼,颇能藏风聚气,还算保留住了大体的框架。

山壁上的那几层断虫道都由于水土的变化失去了作用,所有什么神殿的木料朽烂不堪,在大量植物的压迫下仍然未倒也算得上是奇迹了。

Shirley杨问道:“这道石门修得好生古怪,怎么象是蟾嘴,不知里面有什么名堂,其中当真就有通往主墓的地道吗?”那火红的葫芦是用石头雕刻而成,有一米多高,通体光滑,鲜红似火。

如果它是两千年前便竖立在此的,那么这两千年岁月的流逝,沧海都可能变为桑田,然而这石头葫芦却如同刚刚完工。

山神泥像的旁边分列着两个泥塑山鬼,都是青面獠牙,象是夜*一般;左边的捧个火红葫芦,右边的双手捧只蟾蜍。

我对她说:“镇陵谱上的标记没错,这应该是条地下通道,而且一定可以通到离水龙晕最近的那个穴眼星位,去明楼祭祀似乎只有从这里经过才能抵达。

至于为什么用蟾蜍作为标记,我也猜想不透。

”这座供奉山神的古朴建筑就静静的在这人烟寂寞的幽谷角落中安然度过了无穷的岁月,这都要仰仗于特殊的木料和构架工艺,以及谷中极少降雨的特殊环境。

自从有了美式冲锋枪强大的火力,我们确实就象是多了座大*山,不过我还是提醒胖子:“献王墓布置得十分严密,这石门虽然隐蔽已极,但是难保里面还有什么厉害的机关。

咱们下去之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倒也不用惧怕。

”胖子在旁说道:“我看信什么求什么根本就没半点用,老子就是不信天不信地只信自己的胳膊腿儿。

这山神孙子要是真有灵验,怎么连自己都保不住。

依我看就让这孙子躺着最好,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站着不如倒着嘛。

走走,到后边瞧瞧去。

”原来这道机关设计精奇,纵然有人知道那九只蟾蜍是开启石门的机关,只要不懂破解之发,就算用大批炸药炸平也找不到设在外边的入口。

只是不知神殿门前摆放的那只红石葫芦是做什么用的,可能和这山神的形态有关。

古人认为金木水火土五行皆有司掌的神灵,每座山每条河流也都是如此。

但是根据风俗习惯和地理环境、文化背景不同,神邸的面目也不尽相同。

转过翠石屏,在神殿最尽头,是横向排开的九只巨大蟾蜍的石像。

我一看便觉得眼前一亮,果然应了九曲回环之数。

这种机关在懂“易龙经”的人眼中十分明显,如果不懂风水秘术中的精髓,只知晓易经八卦,多半会当做九宫之数来做应对,那样一辈子也找不到暗道。

由于地处山谷的边缘,嶙峋陡峭的山壁上垂下来无数藤萝,三步以外便全部被藤萝遮蔽。

胖子性急,向前走了几步,用工兵铲拨开拦路的藤萝,在山壁下发现些东西,回头对我们叫道:“快过来这边瞧瞧,这还真有癞蛤蟆。

”我们举目一望,见那神殿虽然被层层藤萝遮盖,却暂时没有倒塌的隐患。

这附近有不少鸟雀都在殿楼上安了窝,说明这里的空气质量也没问题,不用担心那些有毒的山瘴。

于是我们摘掉防毒面具,拨开门前的藤萝,破损的大门一推即倒。

Shirley杨对我说:“你说这许多说辞,莫非是又想打什么鬼主意?难不成你还想祭拜一番?”这只石头雕成的葫芦表层上也被涂抹了一层驱虫的配料,以至于杂草藤萝生长到这附近也各自避开了它。

这么多年来就始终孤零零的,摆放在这山谷毫不起眼的角落中。

我看到这些方才醒悟,是了,原来那蟾蜍与葫芦都是山神爷的东西,只不知这山神老爷要这两样事物做什么勾当。

我摇头道:“祭拜倒也免了,咱们不妨动手把这倒掉的泥像推回原位,给山神老爷敬上只美国香烟,让他保佑咱们此行顺利,别出了什么闪失;日后能有寸进,再来重塑金身,添加香火。

”我看了那红色的石头葫芦,不禁奇道:“为什么不是蟾蜍的雕像而是个葫芦?若要把这条水龙脉风水宝穴的形与势完全的释放出来,这里应该建座祭坛或者盖一座宗祠之类的建筑才是道理。

”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内殿中什么反应也没有。

按说这九曲回环朝山屽应该是错不了的,为何没见有暗门开启?蟾蜍在中国古代有很多象征意义的形态,有种年画就画的是个胖小孩拿着渔杆,吊个金线,和一只三脚蟾蜍戏耍,叫做刘海儿戏金蟾;俗话说三条腿儿的蛤蟆难寻,就是从这个典故引伸出来的。

但是也有些地方,在民间传统风俗中,特意突出蟾蜍身上的毒性。

不过现在咱们对面的这两只蟾蜍石像既不是三条腿的,身上也没有疣状癞癍,可能只是这山神爷的玩物。

胖子说道:“大概是用葫芦装酒,喝酒时吃癞蛤蟆作下酒菜,大金牙那孙子不就是喜欢这口儿吗?不过他吃的是田鸡腿。

”我见这山神庙中荒凉凄楚,杂草丛生,真是易动人怀,不免想起了当初我和胖子穷得卖手表的日子,心里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便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道:“山神本是庇佑一方的神邸,建了神殿应该受用香火供奉,现在却似这般荒废景象,真是兴衰有数。

就连山神老爷也有个艰难时候,更别说平民百姓了,果然是阴阳一理,成败皆然。

”我见没人肯帮手,只好罢休,跟着他们进到后殿。

这见后殿已经修建在了虫谷左侧的山峰内部,比前殿更加窄小。

中间是道翠石屏,上面有山神爷的绘像,身形跟正殿中的泥塑相仿,只不过相对来讲比较模糊,看不太清楚相貌,两边没有山鬼陪衬。

这块石屏好象并非人工刻绘,而是天然生成的纹理。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化石森林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