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八章 古平岗老宅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七章 通缉犯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落地的瞬间,我头顶的楼梯上响起了雷雨一般的脚步声,看来那帮人已经冲上二楼。

黑暗中,我只听见赵蛤蟆大声喘气,不一会儿,一盏透着微光的煤油灯照着他那张大饼脸出现在我面前,赵蛤蟆额头上全是汗,端着油灯的手也不太利索。

我也是惊魂未定,刚才他那颗大脑袋贸然从我脚下冒出来,我只当是见着大头鬼了呢!我不敢打灯,几个箭步冲到隔壁。

赵蛤蟆正抱着一堆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的脸谱穷乐呵,我来不及跟他解释,先把屋里的灯给灭了。

"不骗你,"赵蛤蟆抱着树干想往下爬,"我的亲娘哎,诈尸啊闹鬼了。

我早说过古平岗不是太平地方,老胡我们快撤吧!天一黑再碰上鬼打墙,那时候再说什么可全晚了。

"老宅久未通风,我一落地就被满屋子的霉臭味熏得头昏脑涨,赶紧按原路返了回去。

"你这是干吗……"他刚一张嘴,一道强光从屋外打了进来,吓得他连滚带爬,如同一只落了开水的大蛤蟆逃到我身边来:"怎……怎么搞的?哪来的光?"自从家里的老姨奶奶神秘失踪之后,赵蛤蟆再也没有踏进过古平岗半步。

对那栋独自耸立在山岗上的小洋楼充满了恐惧。

可眼下,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躲进去掩人耳目。

我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现在一定要镇定。

日后要是被胖子知道我在阳宅里被人活活吓死,那可真是做鬼都不能安心的荒唐事。

这样一想,果然冷静了下来,我凭着记忆又接连走了几步,总算在门边逮住了赵胖子,这小子被吓得够戗,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他靠在墙上全身缩成一团,显然是吓傻了。

我一边摸开关一边对他说:"快别抖了,我估计是线路老化,没什么大毛病。

"哪曾想,赵蛤蟆的声音一下从我脑袋后面蹿了出来,他问我:"老胡,你在和谁说话?""别折腾了,还是按你当年的土法子,从阳台翻进去。

"我问赵蛤蟆:"这屋里有没有什么机关,或者是通往其他地方的密道?"说着又把木地板踩得嘎嘎直响,跑其他屋寻宝去了。

我回到窗边想再看看格林夫妇的画像,这时一道强光从窗外直射进来,我心说不好,立刻冲到门口按掉了顶灯。

不料赵蛤蟆忽然雄吼一声:"老胡,我们发达了,满屋子的美剧脸谱!"看样子赵蛤蟆并没有落入他们手中,我松了一口气,开始思考如何在群狼合围的险境中突围出去。

对方手里有军火,人数上也占了极大的优势,我们这边赤手空拳不说,赵蛤蟆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我决定先潜伏过去,来他个出其不意,缴了为首的那支枪,把他绑做人质,到时候不愁出不了老宅。

我一边尽量压低脚下的动静,一边观察楼下的情况。

那些人已经把一楼大部分屋子都翻了个底儿朝天,为首的老头变得很不耐烦,要带人冲上楼来。

我藏在一楼和二楼的拐角之间,只等他前脚一上来,后脚就把他给废了。

他知道我在安慰他,硬挤出一个笑脸来:"自打那天以后,我都是绕着古平岗走的,没想到还有绕回来的一天。

老胡,你先进去等着,我把车开出去,丢远点儿,免得暴露。

"我趴在阳台上咳嗽了老半天才把一口气喘匀了。

赵蛤蟆不信,觉得我在逗他玩儿,"老胡,你真该进话剧团工作。

没听说有人给旧房子里的灰呛死的,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别慌,你刚才碰开关了吗?"我心想坏了,这下子我们暴露了。

"那你在原地别动,我过来。

"我小心翼翼地往赵蛤蟆那边靠过去,脚底下的木板一直嘎吱嘎吱微微作响,下脚再轻也不顶事,听得人心烦意乱。

此时外边太阳已近西落,房间里被厚厚的窗帘遮得密不透风。

赵蛤蟆先前已经走到卧室门口准备开灯,而我还在窗户边上,想弄清楚那几幅油画的内容。

我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我们之间的距离,最多也就七八米的样子。

可我在黑暗中向前连跨了好几步,却连他的呼吸声都听不见,整个房间里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说这不是屁话吗,人家找上门来了。

我本来以为至少能熬过今天晚上,给我们留一个喘气的机会,没想到这帮人穷追不舍,连一顿晚饭的机会都不给。

这栋三层小洋楼用的是青砖红瓦铜门石柱,典型的民初建筑。

我沿着洋楼外围溜了一圈儿,顺带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发现此宅的位置起得非常不好,阳宅挨星与阴宅无疑,以山水兼得为佳,以受气之远为主,阴宅重水向,阳宅重门向。

这栋宅子正立在山岗之顶,大门背水朝山,又有一条直路与宅门相冲,犯的是风水上的'枪头煞'。

住在这里的人,十有八九会有血光之灾。

如果古平岗附近真如老一辈所说是一块万人坑。

那这栋宅子就成了万人坑上独一碑,是极邪门的聚阴之地。

我对古平岗老宅的风水始终有疑问,现在一栋阳宅里头又莫名奇妙地出现了如此明显的尸气,这其中必然有大大的文章。

就这么走了,我实在有些舍不得,可如果贸然闯入回头弄出什么纰漏,又没法向赵蛤蟆交代。

进退维谷之间,赵蛤蟆忽然一把按住了我的头,小声说道:"有人!"我折了一根树枝,将厚重的红窗帘挑出一道缝出来,傍晚的光线不是很足,隐约能看出个大概。

我们撬开的这个窗门是二楼的一间主卧室,因为长期没有人打理,已经生出了一层厚厚的老灰。

屋里的家具摆设上面都盖着白布,地上铺的是木质的红漆地板。

墙上好像挂了几幅油画,距离的关系看不太清楚画上的内容,我估计上面不外乎是军阀老爷的姨太太之类的人物,又或者可能是洋楼原先的主人,那对外国夫妇的画像。

赵蛤蟆看我要进去,死活不答应,抱着那棵老槐树就是不肯撒手,我只好抬脚把通往阳台的那一根老枝给拗断,绝了他的后路。

赵蛤蟆一看下不去,差点儿跟我拼命。

这小子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差,我只好讲了几段亲身经历,用事实告诉他: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我心有不甘又在主卧室里面搜索了一番,除了看懂了画像上写的"格林夫妇"之外一无所获。

"老胡,你干吗呢!还不下来。

"赵蛤蟆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大叫:"快帮我一把,你儿子想拖我陪葬。

"赵蛤蟆一看不好,一把抓住我的裤腰带拼了命地往下拽。

我一只脚踩在洞口,一只脚悬在半空,两股力量僵持不下,我只觉得再这么弄下去,自己非给分尸了不可。

就在这时,我们头顶上传起了几声巨响,大量的木屑灰尘掉了下来,弄得我满嘴的土渣子。

抬头一看,原来是楼梯间的隔板被人生生砸出了一个窟窿。

拿枪的老头狞笑着对我喊道:"臭小子,总算找到你了!"赵蛤蟆站在边上,拿手指着我脚下的尸体说:"我刚才,好像看见它动了一下。

""这都是我姨奶奶在天之灵保佑,"赵蛤蟆一屁股坐在水泥地上,"我在楼下差点被他们逮住,本来想原路返回,结果在拐角的地方看见我姨奶奶穿着白衣服跟我招手,吓死我了。

脚下一软,整个人摔了下来。

开头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到了阴曹地府。

后来一想,地府也得有光,要不然阎王爷怎么办公?摸了半天才发现这是楼梯下面的隔间,还有一个机关翻板。

巴望了半天可算把你盼来了。

"赵蛤蟆一边念叨着亲姨奶奶你是世界上最亲的人,一边问我:"老胡,你从哪儿招来这么些阎王爷,我就没见过这样死缠烂打的主。

"我一看,自己根本不在卧室门口,而是贴着一张大木床站着。

我对面只有一堵白刷刷的空墙,哪里还藏得下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的人影。

我晃了晃脑袋,再三确定自己看见的不是幻觉,可如果刚才的人影不是赵蛤蟆,那会是谁?难道说除了我们俩,还有其他人藏在老宅里?这个人又会是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躲进一间早就被人遗弃的老宅里呢?更重要的是,他是如何在眨眼的工夫就从我眼皮子低下消失不见的?屋里除了我和赵蛤蟆,再没有第三个人的踪影,我被他这么一说,全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

赵蛤蟆半举着手臂,悬在半空更加坚定地对我说:"你看,我还没碰到它呢。

"我一看,赵蛤蟆站的位置离开关还有小半米的距离,难道外国人的洋油灯已经进化到了隔空触碰的水平?我走过去,想试试开关是否已经老化。

一抬脚,整个屋子忽然暗了下去。

赵蛤蟆"啊"了一声,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喘着大气说:"不……不得了了老胡。

刚才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我脖子后面吹气。

"我们两人沿着墙缝摸索了一圈,最后终于被我在办公桌下面找到了一条用石板砌出来的通道,我回头招呼赵蛤蟆跑路,没想到这小子正踩在实验台上,想把隔间上的玻璃罐取下来。

我说:"你知道里面什么东西啊,你就拿。

万一泡的是那些蟑螂、老鼠之类的恶心玩意儿,你带出去当夜宵吃?"他一边傻笑一边说:"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胜利果实,上了年头的东西,甭管是什么,等回头搁在店里……"他越说越得意,怀里的罐子一滑,整个人朝后倒了过来,我起身只顾着扶他,就听一声脆响,半人高的密封罐已经摔成了碎渣,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直往鼻子里边刺,不知道什么东西从里面滚了出来,黏黏糊糊地贴在我脚边上。

我举起煤油灯一看,发现那是一具用药剂浸泡过的尸体,它蜷缩成一团,看起来像一只被剥了皮的小猴子,不过并没有看见尾巴。

赵蛤蟆抱着喉咙干呕起来,大叫:"孩子,这是个孩子。

我在科技博物馆里看过照片,还没生出来的孩子都这模样。

"我蹲在黑暗之中屏息凝神,不断地计算着出手的时间。

只听见脚下的楼梯被撞得咣咣直响,那些人离我越来越近。

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给他们来一个恶虎扑食。

脚下一凉,一颗又圆又亮的大光头从楼梯的缝隙间探了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赵蛤蟆会躲在这种地方,他一伸手将我拽了下去,这里的楼梯居然暗藏翻板机关,我只觉得头脚颠倒,整个人咕咚一下掉进了黑黢黢的暗道里。

"你说,这屋子里为什么会有密室?"赵蛤蟆拿煤油灯到处打量,我四处看了看,这间屋子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玻璃密封管,每一个都有半人高,上面被老厚的蜘蛛网缠绕,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角落里摆着一张长长的办公桌,上面有一些化学药剂,我只看明白其中有一大瓶医用酒精,其他的洋文一概不懂。

整个地下室看上去像是进行某种秘密研究的小实验室。

赵蛤蟆一个劲儿地问这里是不是敌特的秘密基地。

我没兴趣研究这些早就过去的历史,更关心是不是有通道,可以直接逃到外面去。

外面的光柱在几扇窗户之间来回游走,我对赵蛤蟆说:"现在他们还没有确定我们的位置,你先去楼下找地方躲起来,我留在这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等他们冲上来,你再找机会逃跑。

"被我这么一问,赵蛤蟆自己也糊涂了。

一跺脚,对我说道:"就算我们要进去,不是说有毒气吗?树枝都被你踹断了,上哪儿去买醋买口罩?"我一听鸡皮疙瘩立马起了一身,赶忙问他:"你确定?屋子里边又没点灯,你确定是她?""老赵同志,凡事都讲两面性,毛主席也有犯错误的时候。

来,为了向你证明我老胡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子弟兵,这一仗我打头阵,你只要负责后方安全。

"说完,我掀开红得像血一样的窗帘再次跳了进去。

这一次房间里面的空气质量明显好了许多,我告诉赵蛤蟆里面没有危险,带头把事先缠在头上的衣服取了下来,老式木地板被我们踩得嘎吱嘎吱地响。

赵蛤蟆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儿,"啪嗒"一声,顶上大吊灯一下亮了起来,把原本阴森恐怖的房间照了个通亮。

赵蛤蟆见我不像在逗他,立刻严肃起来:"屌,不是真有那东西吧?我说老胡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得了,没必要跟死人争地盘吧?常言道'树动死,人挪活'。

死人不能动,咱们还不能挪吗?"我光顾着思考老宅里头为什么会有一股尸气,压根儿没注意赵蛤蟆口中的"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被他这么一按头,才发觉自己刚才大意了。

我问他那人在哪儿,只见赵蛤蟆嘴唇泛白,脸色发青。

按在我脖子上的手不停地打战。

我连叫了他几声,他才抬起头来,拿一张哭丧脸对着我说:"不……不好了,我……我刚看见姨奶奶了,她'嗖'的一下从窗口飘过去,门都没开人就不见了。

她穿墙跑过去了!""想碰,没碰着。

太紧张了。

"我们在附近溜达了一圈儿,决定把那辆汽车沉进古平岗后边的人工湖里。

好在这附近人烟罕至,没费太大周折就把事情办妥了。

最后我们俩一人拎着一袋玉米棒子准备躲进传说中建在万人骨平岗的老宅里去。

"这个当然没有,你当拍地道战啊?这么老的房子,要是下面再多几个坑洞,不早就塌下去了。

"我看着这片光秃秃的小山岗,知道赵蛤蟆说的地方就是眼前这栋废弃多年的小洋楼,我安慰他说:"既然我们被活人追得走投无路,那借死人的地方躲一躲,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再说了,万一你家老姨奶奶只是一时兴起,搭火车去北京看毛主席他老人家也是说不准的事儿。

"我心中一震,难道玻璃罐里装的都是未出生的婴孩?老外夫妇居然在自己家中做如此歹毒的收藏,难怪要把房子建在聚阴背阳的万人坑上,为的就是借当地百年不散的阴气把婴孩的怨气封住,是一种借力摧力的歹毒法子,极损阴德。

看来他们后来把房子转赠给别人,绝没有安什么好心。

不知不觉赵蛤蟆开着车将我载到了一条僻静幽深的路边上,还说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十分危险,怕我不敢跟他一同躲进去。

我笑了笑,人活着最怕一个死字,摸金校尉干的就是与死人打交道的工作,既然有胆子走上这条不归路,那生死早已经置之度外。

你带我去的地方再恐怖,总也不至于睡满千年老粽子吧?"你……你别吓唬我,好好的房子哪来的尸气!"赵蛤蟆抓抓头上的瘌痢,故作镇定道,"我看你一定是被熏傻了。

我们把窗户都打开给屋子透透气再说。

"我让赵蛤蟆先走,自己殿在后边,想从里面把石板带上,可一回头的工夫,地上那具泡水的尸体居然不见了。

我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扣上石板要把通道堵上,却被一只湿漉漉的小手抓了个正着,我当时半个身子已经入到石道里,被它这么一抓,险些直接掉下去。

那小东西趴在办公桌上,身上不住地往下滴水,两只眼睛还没睁开,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叫妈妈。

我当时哭的心都有了,拼命想把它甩开,没想到这小东西力气极大,几乎要将我从石道里活活拖出去。

几番挣扎之下,更多的密封罐被我们撞落下来,一时间十几具尚未成型的小婴孩都欢快地向我爬了过来。

"不,这里头不止是霉灰,还有尸气。

"这种味道我太熟悉了,即使夹杂在浓烈的霉臭里头也不会弄错,老宅里头有尸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你家老太太,就不许你看花眼了?就不许是猫啊狗的叼着花布帘子跑过去了?一个没有站在阳光底下接受过人民群众检验的人,你凭什么说她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姨奶奶?赵大宝同志,你敢对毛主席发誓,看见了你最亲的姨奶奶赵翠花同志吗?"我解释说刚才通气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有害气体基本排除,我们用衣服包着头进去,然后把楼上楼下的窗户都打开,一两个小时内就能换上新鲜空气,一点儿也不危险。

赵蛤蟆将信将疑地说:"我怎么现在才发现,老胡你其实是挺不靠谱的一人。

"我说可能是"一源斋"里惹的麻烦,桑老头给我敲了一个什么终身保修章,反正这些人要的是财。

赵蛤蟆说人家要钱,你就给人家。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以后再挣还不行吗?有命拿没命花的东西,你稀罕个什么劲。

我说要怪就怪霸王条款,强买强卖。

我有苦说不出,这次要是有命活着出去,必须先回趟"一源斋",把桑老头的胡子拔光了才能解气。

"你第一次到南京,还不知道古平岗的厉害。

"赵蛤蟆点了一支烟,"我们脚底下这块地,老南京都叫它骨平岗,骨头的骨。

说这里古时候是一块丘岗,后来打仗,用死人骨头给填平的。

开始我一直以为是老头老太太宣扬封建迷信瞎编的故事,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见。

一九八零年年初政府搞城市扩建要在附近修一条马路出来,当时这附近很多居民都反对施工,拖家带口地在工地上闹事。

我有一个远房老姨奶奶就住岗子头上,七十多岁的人了也跟着瞎起哄,我妈知道以后就让我来接她,把老太太弄我们家去住,免得她在外面有个闪失。

"他指着路边的小牌子说,"我在施工现场转了好几圈,总算把老太太从人群里头找了出来。

有几个斗志高昂的住户,举着高音喇叭跟施工人员瞎嚷嚷,说古平岗底下埋着老祖宗,不能随便打扰他们休息。

工程队哪肯听这些老头老太的,总指挥一声令下,钻头机咣咣直响,没几下就打出一个洞来。

"赵蛤蟆说着把车开上了山坡,"要不是当时亲眼所见,打死我我也不信。

那个洞钻到一半的时候,机器再也打不进去半分,我远远地瞧见钻头已经开始冒白烟了,可就是打不下去。

围观的群众一下子没了声,跟鬼迷了心窍一样,一个跟着一个跪下去磕头。

我拖着老姨奶奶想走,结果老人家死死地抓着路边的电线杆子,回头瞪我的那眼神别提有多瘆人了。

总指挥刚弯下身去察探情况,洞口忽然传出一阵爆炸声,我当时吓得蒙过去了,只看见一股浓烟像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顶着天地从洞口直往外冲。

乖乖,那阵势跟到了阴曹地府似的到处都是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我被吓得够戗,丢下老太太就跑了。

后来听小道消息说,古平岗那块以前是填尸用的万人坑,地底下白骨森罗,都是些不能见天日的东西。

有人说工程总指挥的尸体被找出来的时候,像给千斤顶压过一样碎得不成人形,有几个处理现场的小战士当场就吐了……"这一句话如同惊雷,差点儿把我惊得跳了起来,赶紧按下了开关,房间一片雪亮。

赵蛤蟆正站在我身后,畏畏缩缩地说:"我刚才怎么看见你对着墙角说话,老胡,你可别吓我。

"我说:"你现在再开出去,更容易暴露,不如找个地方就近处理,如果附近找不到地方,把车留着也行。

对方装备精良,我们留部车方便逃跑,也不失为一个计策。

"车越开越慢,最后停在一处单门独院的三层洋楼门口,赵蛤蟆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汗。

"最最邪门的要数我那老姨奶奶。

那天晚上我回家之后被我妈臭骂了一顿,说什么也要我连夜把人接回来,不能留在那种不干净的地方遭罪。

我说老太太健康着呢,敢跟解放军战士对着干,您别瞎操心。

结果被我妈给打出来了。

我一看这形势,就硬着头皮又折回了古平岗。

老太太以前给一对国际友人当过老妈子,这栋小洋楼就是那俩外国人留下的。

政府几次想从老太太手里买过来,都被她用扫把轰走了。

我后来在楼下敲了半天没人答理,生怕老太太是白天刺激受多了,昏过去了。

立刻从阳台翻了进去,屋子里头黑黢黢的,连根蜡烛都找不到,我就纳了闷儿了,你说她这么多年一个人怎么过的。

没曾想才到她房间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呜呜的响声,跟小奶娃娃的哭叫似的。

我贴着门犹豫了半天,又使劲儿叫了老姨奶奶几声,始终没人答理。

倒是哭声越来越小,最后整间屋子就剩下我一人的喘息声。

我只好壮起胆子去推门,还没碰着门把手,那红木门就自己开了,不知道什么东西黑糊糊的一大团,从我脚下'噌'地蹿了出去,吓得我屁滚尿流一口气冲进房里把门给反锁了。

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现老太太根本没在她那屋里歇着,上上下下的房间找了个遍,别说人了,鬼都没看见半只。

当天晚上我们就报了案,可到今时今日连头发都没找到半根。

"赵蛤蟆点点头,我们顺着楼下一棵老槐攀进了二楼阳台,只见门窗紧锁,窗户上还挂着一条猩红的金丝绒窗帘,里边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

我们没办法,只好砸了一块玻璃,把闩子从外面挑开了,这才进到了屋子里面。

"老胡,你就别折腾了。

这个房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楼上楼下好几十间屋子,还不算地下室。

等你排查完天都亮了。

"赵蛤蟆被屋子里的西洋摆设迷得心花怒发,早就忘记了之前闹鬼的事情。

他拿起壁炉上一只木雕的小盒子,兴奋地说:"快看,古董盒子。

"我看了一眼差点儿笑出声来:"亏你倒腾了这么多年古玩,你见过哪个朝代的古董盒子上装的是十进制的密码锁。

"赵蛤蟆低头一看,眉头皱得老高:"原来是个赝品,我说怎么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他又摇了摇那盒子问:"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我接过来掂了掂:"死心吧,最多是一盒糖纸。

"他不信,硬把人家锁给撬了,打开一看,全是老照片。

一共十来张的样子,大多是格林夫妇在美国老家的照片,相片上他们夫妻抱着一个奶娃娃,笑得十分甜蜜。

还有几张照片拍的是一张插满羽毛的金属脸谱,脸谱的额头上刻着三个光芒万丈的圆圈。

赵蛤蟆兴冲冲地问我这个脸谱是不是外国古董,能换多少钱。

我说老外的东西我也没怎么见过,看这样子好像是美国印第安人的东西。

赵蛤蟆问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叫美国人,要叫印第安人。

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胡乱编了一气:"印第安人就是美国人,是他们的一个少数民族分支。

"赵蛤蟆点点头:"那这就是美国人的京剧脸谱,不,这个应该叫美剧脸谱。

我去找找,兴许能找着几个现成的。

""不,你先去买一瓶醋,还有防风口罩,口罩越厚越好,最好是里边带石炭的。

就算通过风,里面的气体还是对人体有毒,不能大意。

我们手头没有装备,只能尽力而为。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是一间极大的卧室,不下四五十个平方米。

我在窗外所见,不过其中一二。

"水晶吊灯还挺亮,你们老赵家的成分很可疑啊。

"我本来是故意调侃他,没想到赵蛤蟆哆嗦着朝我挥手说:"老胡,这灯不是我开的。

""老胡,你又瞎琢磨什么呢?快过来帮我一把,钥匙捅不开。

"赵蛤蟆扛着口袋,一个劲儿地想把门拧开。

我试了两把,果然纹丝不动。

我低头去看那锁眼,发现里面早就锈透了,拔出钥匙来一看,上面沾了一层碎屑,估计再这么捅下去,周围的居民就该把我们当成流窜犯抓进派出所去了。

我低头去看,只见尸体软烂如泥的身体正在一上一下有规律地起伏,像在呼吸一样。

没听说粽子跟人一样会喘气的呀!何况它在药水里泡了这么久,筋骨早该融掉了。

可不管怎么说,到底是瘆人的邪门东西,还是早点儿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赵蛤蟆比了一个保重的手势,弓起腰摸出了房间。

我就地一滚冲到窗台边上,掀起窗帘朝下面张望,想看清敌人的数量。

这一看不要紧,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

赶紧撒丫子往楼下冲。

我肏,这帮王八蛋,外边一溜边停了三四辆空车,只留了一个人在打灯,剩下的人早就潜进宅子里来了。

赵蛤蟆单枪匹马摸下去,估计心里头还在沾沾自喜,觉得可以给敌人来个出其不意,怎么也不会想到,敌人的大部队已经在楼下埋伏起来,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我心中虚汗直下,难道离开部队太久,人真的老了?我赶紧打消了自己这个无聊的想法。

生死关头,有时间感慨人生,还不如想想如何救赵蛤蟆来得实际。

我刚走到二楼走道,就听见楼下有噼里啪啦的声响。

我俯下头,贴在楼梯口往下看,发现七道八条人影正在一楼大厅里到处乱晃。

带头的老头举着一只老式手枪,气急败坏地:"他奶奶的,看着他跑下来的,人怎么可能不见了。

你们这帮饭桶,给我搜。

找不到活人,就把尸体给我拖出来!"

下一篇:第九章 可耻的叛徒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