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小说导航| 鬼吹灯小说| 藏海花| 九幽将军|

第五章 三虎同行

目录:主页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20-05-12

上一篇:第四章 天下第一店

我想起自己的行李还在赵蛤蟆的小店里,就对桑老爷子说:"实在是不好意思。

您看我也不是本地人,这趟来南京就是路过,早上的火车票,一会儿就该走了。

我行李还在朋友家里寄着呢,再不取恐怕来不及了。

要不这样,下回我打南京过的时候再亲自登门拜访……"桑老爷子一边品茗,一边回忆往事,故事先从《西阳杂记》中的一段轶闻说了起来。

相传荆州有一座古寺,叫做陟屺寺。

寺中有位高僧,法号那照。

那照师父身负奇技,能够在夜色中看到百兽身上的灵光,一认一个准儿。

光长而摇摆不定的,是鹿;光贴着地面,时闪时灭的是兔子;光低而不动的是老虎,如此等等。

那照大师就给整座山的动物都上了记号,就像现在我们用的身份证一样好使。

他一看那光就知道是什么动物又上寺里来偷粮食了。

那照壮起胆子试着站起来,他一动,猛虎似是受到了惊吓,围在他身边不停地跑跳,似乎想阻止他继续向前走动,吼叫也变得更加凄凉阴森。

不过这都没用,那照知道它这是故作威风,想要把自己吓退。

老虎越是凶悍,越说明它在害怕什么东西。

那照掀起袈裟蹲下身去查看,只觉得一股凉意迎面扑来,地底下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索性挖掘起来,入地二尺深时,忽然看见一颗如牛眼大小的琥珀琉璃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我不敢怠慢,抄起手边的板凳想做防身器械。

可等板凳拿到手,我又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缘何其他人会消失不见?空荡荡的内堂里,除了我和浑身长毛的桑老大之外,原本的宾客、竹竿子还有昏倒的貂皮老汉为何统统失去了踪影?再看地上那颗碧光四溅的牛眼珠,我心中猛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说到此处,桑老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放下手中早就凉透的茶盏,吩咐竹竿子说时候不早了让他去制备些茶果招呼客人。

我一看时间,已经是午夜时分,瞎猫吃宵夜的点了,就起身想走。

桑老爷子不依,老人家叨叨起来就没个完,非要我把故事听全乎了才肯放人。

为了避免惊动老猿,我俯下身子,尽量将身形缩小表示自己对他毫无威胁。

我一动,老猿立刻张开了血盆大口从太师椅上跳了下来。

我顾不上多想,就地一滚朝着牛眼珠扑去。

老猿猴似乎十分害怕我拿到珠子,撑起双臂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吼叫向我奔来。

我右手中指尖刚碰上牛眼珠还没来得及握在手中,老猿已经从天而降将我拦腰拉起,一口切骨断筋的钢牙齿狠狠地戳进了我的右肩,最后只听到一声骨骼断裂的闷响,我眼前一黑,整个人疼得昏死了过去。

原本一切都挺顺利,那照摘了一筐水果,顺便捡了半箩柴火,刚想念一句阿弥陀佛,以示对佛祖的感谢,没想到,树林中飘来了三朵急行的绿光。

那照仔细一看编号,坏了,该他倒霉正碰上百兽之王——虎大虫。

大虫夜行,必是三只同往,夹在中间乃是山王首领,两旁的是护卫,这样才能显示其虎威。

容不得多想,那照弯弓急射,一箭射死了为首的大虫。

这在今天是捕杀野生动物犯法的勾当,该把老和尚拷进大牢,可在当时却是为民除害造福一方百姓的大善事。

山下百姓听说此事之后,陟屺寺的香火一下子旺盛起来,小和尚们也能吃饱饭了,那照方丈挺开心,却怎么也没想到,他当日那一箭险些害了全村人的性命。

眼瞅着就要到跟前了,其他人伸长了脖子往我这边看好戏。

我心下一横,他奶奶的,不就是一颗破珠子吗,还能吃了老子不成?一弯腰,把那颗牛眼珠死死地抓在了手里。

有一天夜里,那照师父失眠,大概是因为最近收成不好,晚饭只喝了一点稀饭,被肚里的馋虫扰醒了。

路过弟子们休息的地方时,发现小秃驴们也没睡好,饿醒了不敢被师父发现,都蒙在被子里说悄悄话呢。

那照心头一酸,觉得自己当家的没当好,就寻思着,去后山找点果子给寺中老小充饥。

古时候可不比现在,有枪有炮还有原子弹。

想从山上百兽口里边抢食的,那没有点儿真本事就是自寻死路。

不过那照师父有奇技傍身,又善于弯弓,并不将危险放在眼中。

我握紧牛眼珠,警惕地环顾四周。

生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忽然从角落里冒出来。

对付粽子我摸金校尉有的是办法,可光天化日之下与魑魅魍魉搏斗,那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只可惜我那本《十六字风水秘术》是部残书,只有后半部的风水,无法参透前半卷《阴阳》的奥秘。

要不然,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统统打倒,怕个球。

竹竿子按桑老爷子的意思把其余的宾客请出了大门。

又回过头来,从怀中掏出一支枯萎的孤爪,用那支假手将地上的牛眼珠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放入盒中。

起初我觉得孤爪十分恶心,怀疑是从老粽子身上取下来的断肢。

后来再一琢磨,就想起在潘家园练摊的时候从大金牙那里听说的典故,这支形似枯骨的孤爪不是别的,正是一枚千年古玉。

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内堂中央端坐了下来。

桑老爷子似乎很满意我的举动,树皮一样的老脸上慢慢地笑出了褶子,起初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后来他越笑越欢,连牙龈都露出来了,整张嘴恨不得撕到耳后根子上去,到了最后他的笑声竟似虎啸猿吼一般震得人两耳生疼。

我赶紧对着老头笑了笑,摆出一副谦卑好学的模样。

细听之下心中不免一惊,原来此物来头甚大,其中的利害关系比我想象中更为复杂。

后半夜,阴风大起。

那照看见漫山遍野飘满了灵光,知道这是百兽要来为他们的大王报仇,索性褪去了身上袈裟,整整齐齐地折叠起来,摆在一旁,只求自己的污血不要脏了佛祖的宝衣。

果不其然,不一会工夫,一只猛虎从林中蹿了出来,围在那照身边不住地吼叫跳跃。

老和尚被吓得不轻,赶紧掏出佛珠大声念起了佛经。

那头凶虎不知为何就是不取他性命,只是不停地冲他吼叫,徘徊左右不肯离去,就这样折腾了一夜,等到天色渐白时老虎非但没有上前取他性命,反倒消失不见了。

老和尚十分有毅力,觉得这是上天在考验他,老虎越是不下口,他越是要坚持。

这一等又是一夜,凶虎如期而至,却依旧没有伤他分毫。

老和尚十分郁闷,舍身殉虎无奈虎不开口。

就这样,一连三天,那照终于看出了一点蹊跷。

自从除去了山王首领,陟屺山周围不断发生野兽伤人的怪事,不光是虎豹横行,原本温驯纯良的棉鹿野兔之辈也转了性,不食山间草露,偏偏跑下山来咬那些圈养的牲畜,连衙门里看门用的大黄狗也被山上的鸟雀活活啄死了。

那照苦心念佛希望能得菩萨点化,一连十多天滴水未进,山上的野兽反倒越闹越凶,已经开始成群结队地骚扰周边的村落。

那照一看这个局势,只得使出了最后一个法子:以命抵命。

我这一番话实际上都是大套话。

听着顺耳,其实没有一句实实在在的东西,他想挑错也无从挑起。

不过要是老头子非说这颗珠子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蹦出来的,那我可实在没办法,只能是听天由命任他处置。

我赶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一个没留神,牛眼珠"咣当"落到了地上。

珠子一落地,立刻露出了湖光一般的脆绿色,我正寻思要不要把它捡起来,却看见桑老大原本老朽的牙床上迅速地冒出了一排锋利的钢牙,我揉了揉眼睛想确定这不是在做梦,又见桑老大上臂前屈,腰身发鼓,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冒出了一层浓密的汗毛,好似一只老猿蹲在太师椅上,正不怀好意地盯着我看。

这天夜里,那照背着弟子们又上了陟屺山,就坐在当日大虫毙命的老树下边想要自决填命,只要能保住这一方百姓的生计,他觉得自己就是死得其所,值了。

谁让自己当初手贱,把山神给射死了呢?"你可知道这枚宝珠的来历?"这是桑老爷子第一次拿正眼看我,我也不敢在大行家前造次,不卑不亢地回答:"依晚辈所见,桑老先生所藏的这颗龙珠必然是大有来头,与市面上那些小打小闹的玻璃弹子不可同日而语。

此珠生性极寒,又有碧光透体。

我斗胆猜测,如果不是深海老鼋腹中所藏的护体真丹,就是从灵山大川的风水眼里凝固结聚而成。

"刚入手只觉得烫人,像满手抓了火堆里的毛栗子,后来才发觉是因为在珠子太凉才会产生类似冷灼伤的痛感。

迷迷糊糊地,我听到一阵阵掌声似乎还有人在一旁推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内堂里的宾客围着我竖起了拇指。

我低头一看,牛眼珠好好地握在手里,而桑老爷子也没有变成什么怪物,此刻正在悠闲地喝茶。

他见我醒来,冲竹竿子耳语了几句,竹竿子不住地点头。

我像刚做完一场噩梦,不太分得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急忙用手去摸右肩,只觉得一股酸疼,并没摸到窟窿。

看来桑老爷子妖化成老猿的确只是我的幻觉,而一切的元凶都是我手里这颗牛眼珠,只是不知道此珠到底什么来历。

那颗刚夺取貂皮老汉心智的牛眼珠忽然动了起来,带着"嗡嗡"的低鸣不紧不慢地朝我脚边滚过来。

我赶紧往左边挪了一步,没想到它居然像认路一样,也跟着我拐了过来。

我又试着向右跨了两大步,它依旧死缠烂打,急得我满头大汗。

这位珠爷,咱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儿,别老贴在我屁股后面跑?经过那照的仔细观察,他发现此虎虽凶悍,却不伤人,而且每晚准时至准时往,活动范围也只在袈裟周围半尺左右,绝不多行半步。

看它神色急躁,不住地以虎掌拍地,难道,这头猛虎不是来索命,却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原来,那只猛虎是当日被那照射死的山林首领化作的恶鬼,它死时头皮贴地,额间的"王"字入土,虎威全失。

死后不甘心,所以化作恶鬼每晚纠缠,如今它见自己的虎威被掘,再也无法贪恋凡尘,一声长吼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那照大师挖出来的那颗琥珀一样的珠子,就叫做"虎威",是一件能够祛除百邪十分罕见的珍宝。

经过方才这一番波折,我明白这位桑老大定然不是寻常角色,先不说刚才那一伙登门鉴宝的凶神恶煞,单就那一支古玉孤爪,已经是有市无价的国宝级古董了。

桑老爷子似乎早就预料到我说不出个所以然,颇有成就地将木盒捧了起来,说道:"老夫看你倒也有些斤两,是个可以教化的小子。

不似方才那些鼠目寸光的庸才。

既然有缘,那就不妨告诉你此物的来历,也免得你心中再质疑老夫的手段。

"平息了百兽之乱以后,这颗"虎威"自然成了陟屺寺的镇庙之宝。

后来满人入关,天下成了辫子军的天下,地方换守的官员听说有这么一个宝贝,就给抢夺了过来,当做贡品献进了宫中。

这颗虎威伴随大清朝皇室历经了兴衰,最后成了慈禧太后的陪葬品给带进了普陀谷定东陵里头。

"呵呵呵,你这小驴崽子想走……"桑老头拿手指在木桌上轻敲弹了几下,狡猾地一笑,"只怕没那么容易。

"玉器历来为帝王权贵所爱,文人雅客也多自喻身如白玉,视它是纯洁廉明的象征。

古墓中的陪葬品十陶九玉,而判断玉器的年代又成了一门专门学问,入土五百年,玉体发松受沁;千年则玉质似石膏;两千年形似枯骨;三千年烂如石灰;至于六千年的玉器,那都是上古神器,轻易不出于世。

而竹竿子拿来取珠的孤爪就是一枚有着两千年历史的古玉,质地松烂,玉性未尽,轻易不能乱碰,稍有磕绊玉体就会剥落脱离。

下一篇:第六章 生死簿

盗墓小说粉丝群【680777584】盗墓小说粉丝群欢迎加入哦!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